第二生 不相似

  
  散會後的會議室裡,人們紛紛離席而去,最後只剩下幾名侍女在那推著餐車收拾會議用完的茶和點心。
  那扇巨大的木門外頭站著幾個人,他們正在安慰一位哭泣的少年,十多年來一直都是那樣的愛哭,但是就在幾個月前似乎變的更容易哭泣了。很多不知情的下屬都認為那只是尚還年幼的雷之守護者受不了黑手黨的打打殺殺才會如此,卻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一直被高層封鎖。
  
  「嗚……剛才瞪人的阿綱好可怕……嗚嗚……」不停伸手用袖子抹掉淚水和鼻涕,有點看不下去的嵐之守護者搔搔灰色的頭髮,粗魯的塞給他一條手帕。
  「別哭!還有別用衣服擦鼻水,髒死了,蠢牛就是蠢牛。」不耐煩的撇過臉,但他的臉色除了厭煩外還多了份五味雜陳的情緒。
  「嘛,藍波你就不要太在意了,今天下午我帶你去吃好吃的東西。」苦笑著。「獄寺你也溫柔一點嘛!哄藍波這樣子是不行的喔!」
  「山本,就是因為你跟第十代首領太寵他,他才……」彷彿說到了什麼禁忌的辭彙,這很狠的扯開了在場人心中的瘡疤。「……會……」語氣從大吼大叫變成細小如蚊蚋那樣的聲量,獄寺難堪的低下頭。
  
  寵溺藍波的,不是現在的第十代首領。
  剛主持會議的,不是以前的澤田綱吉。
  迴廊上安靜無聲,吵鬧的三個人落寞的回到該去的地方。
  
  
  
  首領的辦公室門被打開,坐在房間內沙發上休息的人不用抬頭望向門口就知道來人為何。
  「里包恩,你現在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從容的坐直身體,不疾不徐的替昔日的家庭教師倒上一杯剛泡的紅茶,還是他剛剛親手沖泡的,香味很濃郁。
  
  黑亮的大眼看著那優雅的動作,實在是有那麼點看不慣。以前看到自己親自前來的他還會慌張到汗流浹背,甚至連幫他倒杯他泡的茶都會不小心打翻,跟現在澤田綱吉的一切行為真的是天差地遠。雖然還是有些微相似的地方……
  
  穿黑西裝的嬰兒跳上沙發拿起茶杯啜一口茶,和以前的茶不甚相似的味道,不過還是很香醇。
  「你這麼快就決定了啊?之前你可是常常猶豫不決的。」滿意的聞著茶的香氣,輕輕閉上眼享受。
  「那是之前,何況在這世界,只要是一丁點的猶豫和遲疑都是會致命的,這點在黑社會打滾數十年的里包恩不是比誰都清楚嗎?」沒有波動的深褐雙眼,無所畏懼的直視眼前被稱為「阿爾柯巴雷諾」嬰兒。
  
  相傳他們的實際年齡已經不可考,但是在時代的潮流中依舊是保持著「最強的七人」的這稱號。受到詛咒侵蝕,為了保護世界的平衡而成為人柱,永世維持在嬰兒的體態。
  
  「啊啊,也是。」認同那回答,睜開眼對上對方的視線。「但是凡事還是謹慎點,畢竟……」意味深長的慢慢加重語氣。「你可沒有彭哥列的超直覺,請你記住這不利的因素。」
  「我了解。」起身坐到辦公桌前,因為已經過了下午茶時間,他該工作了。
  
  里包恩離開前只是看了眼埋首批閱的身影,然後關上門,讓自己從前的學生好好工作。
  
  
  
  加長的黑頭車駛過大街,不過因為塞車的關係,怎看都無法在預定時間到達會場,司機焦急的透過後照鏡詢問自家首領的意見。
  
  「首領,看來沒辦法走大馬路去會場了。」
  「……」低頭思吮,他可不希望因為小小的遲到而壞了家族的形象,一會後抬頭問著。「那抄小路有辦法準時時抵達嗎?」
  「是可以,但……」視線移向坐在手領身旁的霧及雨之守護者。「危險性會提高,這就要麻煩兩位守護者多提防了。」
  「哈哈哈!放心啦!」雨之守護者爽朗的笑聲充滿車內,焦躁的氣氛似乎緩和了下來。
  
  霧之守護者只是輕輕的哼笑,沒有多大意見。
  於是,司機方向盤一轉,轉進了一條巷子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