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的晚宴,身為主角的褐髮青年站在舞廳的正中央,對陸陸續續前來慶賀的同盟家族首領敬酒。

一旁隨侍的嵐之手護者小心翼翼的為自家首領斟酒,深怕一個不小心被旁人看出那其實不是什麼酒,而是顏色近似紅酒的紫葡萄汁。

青年向他道謝,想到宴會前教師幾近恐嚇的叮嚀要他別醉,不禁害怕的令笑著的臉抽搐了下。綱吉揉揉面頰,保持微笑一整晚……自己可能會顏面神經失調吧?

 

會場開始奏起華爾茲等舞曲,舞廳裡一對對的男女在優美的曲調中滑出舞步,綱吉和守護者因為沒有舞伴,便退到窗邊,這時山本提出他的疑問。

 

「阿綱,雲雀他一直不見人影耶!」山本拿來一份小餐點,遞給綱吉和獄寺。

「那傢伙討厭群聚啊!你難道要他痛毆在場的貴賓嗎?我可不願意讓他壞了第十代首領的就任晚宴。」獄寺抱怨完後一口吞下小型的三明治,啜飲幾口香檳。

「哈哈……」想到那總是在天空下四處遊蕩的浮雲,綱吉很慶幸他能夠來。畢竟經過五年,雲雀也沒像以前那樣極端厭惡群聚了,只不過要是他看不順眼……照樣拐殺……

 

若大的陽台突出建築物,懸在挑高的一樓之上,奶黃的鳥兒在大理石的扶手上跳啊跳的,啄食主人從麵包上搓下的碎屑。

建在高處的城堡外,風雖大卻不至於強烈,一陣陣吹的那幾乎全身黑的男子十分舒服,閉著眼讓風輕吻他的皮膚,感受那南國的絲絲涼意。

 

「……」低頭見到那成熟些卻仍嫌稚氣的青年,雲雀抓起雲豆低語幾聲,接著讓牠啪噠啪噠的拍著短翅飛下。淺笑帶著低沉的嗓音別具風情。

「澤田綱吉……群聚,咬殺。」看見青年開心的笑容,愉快的說著。「草食動物。」

 

察覺頭上好像有什麼,綱吉好奇的往頭頂摸去。

「……雲豆?」這圓滾的鳥在他手中掙扎著試圖脫困,綱吉好笑的鬆開手放他自由,沒料到還是招來一聲長一聲短的指責。

 

「嗶──綱吉壞、綱吉壞!」重新窩回那溫暖的褐色髮叢,仍然不停叫著。「抓雲豆!雲豆生氣!」像是洩憤般的用鳥喙拉扯綱吉的頭髮,鳥嘴啄啊啄。

「咦──?啊!別拉、會痛!」

「臭鳥!真該把你跟你主人一塊炸掉!」獄寺氣急敗壞的揮走雲豆。

「雲雀好歹也是守護者,怎麼能炸掉他呢?」山本拉住想把鳥從空中炸下的獄寺,以免到時又是一場狠鬥,惹得綱吉把他們冰個三天三夜當免費的擺飾。

「不用你操心!我會炸的他屍骨無存的!」

「嗶!雲雀在樓上、樓上!」雲豆見自己再待下去很可能會被炸成烤鳥,慌張的飛回二樓。

 

「啊!雲豆……!」抬頭的那剎那,綱吉瞧見那夜黑的男人戲弄愉悅的臉,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明知會變成這樣還叫雲豆來!

 

「你還真的越來越大膽了呢……草食動物。」

肩上停有小鳥的他,笑著回頭消失在陽台。

 

 

寬廣的會議室擺了張檀木製的圓桌,支撐的桌腳婁刻著精緻的雕飾,連成一組的檀木椅亦是如此。貼著素色壁紙的大牆,掛上一幅幅歷代首領的肖像,樸素,卻不失其莊嚴,仔細一觀察下還可發現,那中間差了八幅畫距離的兩人竟是這樣相似,一個面色嚴肅,令一個則是面帶溫和的笑靨,而後者正坐在會議桌的主位上。

 

「這次會議要討論及報告的事,請在場各位高層與守護者按照程序一一來過。」

 

透過平和柔軟的音調,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為這場會議揭開序幕。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