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專用辦公室的沙發上,男人戳了下打盹中的寵物,引來幾聲翅膀拍動的抗議。

 

「會議差不多已經結束了……」

雲雀起身坐回辦公桌前的皮椅,雲豆也跟著振翅飛到桌上的一疊公文上頭,持續牠的睡眠。

 

木門上傳來扣扣的敲門聲。

 

「雲雀先生在嗎?」

「進來吧。」

 

來人門進房時,雲雀的眉毛抖了一下。是她。

 

克羅姆禮貌的欠身後將一份牛皮紙袋放到桌上。

「這份是這次討論的重點和結論。」

並不是不喜歡她,只是知道她跟那該死的男子有關係就不爽快。

 

雲雀收下袋子,打開封口抽出資料。

「謝謝。」細細讀著紙面的一字一句,有意捉弄雲豆,便把紙袋壓在牠身上,當然又引來嘰嘰的驚嚇叫聲。

克羅姆失笑,用手掩住噗叱笑出的嘴,和那不怎麼愛說話的雲雀告辭。

 

「……痛!」

才剛出雲守的辦公室,克羅姆就在轉角一頭撞上巴吉爾,在巴吉爾後頭的綱吉馬上扶起跌倒的克羅姆。

「妳沒事吧?」

「克羅姆小姐對不起!」巴吉爾難得從門外顧問的基地來彭哥列總部報告,卻沒想到竟然會撞到她。

「沒事了,巴吉爾先生。」克羅姆站起來撫平衣服上的縐折。「抱歉給你們兩個添麻煩了,我有事先走了。」

「嗯,沒事就好。」

 

綱吉目送克羅姆離去後,轉身拍拍巴吉爾。

「你躲在我身後幹麻啊?不跟她說是不會有結果的。」捏了一把巴吉爾紅通通的臉,綱吉嘆口氣。

情這個字還真難懂,平常斯文的他居然也會亂了方寸。剛剛巴吉爾那句關心的根本就是勉強擠出來的,撞到克羅姆讓他既高興又害怕,完全忘了要去扶跌在地上的她,僵直在那。

「嗯……」巴吉爾深呼吸好讓臉頰的紅潮退掉。

 

位於不遠處的木門被推開。

「……澤田綱吉,我有任務的事要和你談。」一踏出辦公室馬上見到綱吉讓雲雀愣了下,不過很快就向他說明找他的理由。

 

「是什麼任務?」綱吉對離開的巴吉爾揮手後,轉頭問手握文件的雲雀。

沒回答,只是攤開那份資料給對方看。

 

「那晚宴的隨行任務,我接下了。」

「咦──?」

 

綱吉捂住嘴,因為他瞧見那參差不齊的瀏海下,好像有股冷到他有種站在雪中的錯覺。為了保全下一秒,喔不,是下零點幾秒自己的人身安全,還是忍住為妙。

 

雲雀要接下他向來不怎麼喜歡的宴會類的任務?

 

「雲雀,你為什麼要接呢?」

「沒為什麼。」

 

雲雀掏出西裝內袋的鋼筆,秀氣的字跡在欄上填寫出自己的名字,把紙對折塞到綱吉的手上。沒有客套的道別問候,率性的轉身走人,好盡速回辦公室的沙發上頭補眠,雖然還得先趕走那隻聒噪的鳥有點麻煩就是。

 

「真是的……」

 

目送那一成不變的夜黑,和浮雲相同的性格卻又呈現強烈的對比色彩,綱吉笑了。

 

「那麼急,其實我也是想要你跟我一起去的。」

 

一直一直,迄今依然如是。

我孤高的雲,傲慢的守護者。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