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生 思旋起


  
  輕聲的嘆息,他還是忍不住的往孤兒院大門方向看去,然後露出失望的表情低下頭。吉里爾坐在他對面清算帳目,不時就會瞥見這番景象,心中的感覺真的是不知該覺得有趣還是擔憂,不過他決定出聲喚回他逐漸飄走的心。
  
  「澤田先生,你怎麼了嗎?」
  「啊!」像突然夢醒一般的樣子,似乎還搞不清楚自己剛在做什麼。「我剛怎麼了嗎?」
  
  無奈的笑了,指著桌上的東西說。
  「你剛才在發呆呢,都出神了。」檢查了手中的票據後,吉里爾拿起筆在支出那填上數目還有名稱。「快點清點完帳本吧!要不然加諾小姐可是會罵人的,那可是會讓人受不了呢!」
  「嗯……嗯!」終於把思緒拉回現實,澤田綱吉趕緊幫忙。
  
  在一起工作時,他有時還會稍稍恍神一下,最後都是被吉里爾給硬拉回現實,他實在搞不懂到底是為什麼?自己居然會對才見過幾次面的人依戀那麼深,不過幾天沒見就在那呆望門口唉聲歎氣的。
  唉……真的,好想他過來喔……
  心底暗暗的咕噥,這時候的他又被一同做事的男子戳手臂給點醒,不好意思的道過歉之後繼續工作。
  
  
  
  今天是例行的會議,大概每隔一兩個月的一次大型議會,這時總是要召集彭哥列的高層及各位守護者,但是因為畢竟每個要到場的人都不是常有閒暇之人,所以要聯絡上並全數出席真的是非常困難。
  因此,幾乎極為重大的事項都會在這時被提議,會議要表決的事不是普通的多,常常一開就得花上一兩天,總部也會因此熱鬧許多,寬闊的長廊甚至在休息時間時顯得特別擁擠。
  
  吐氣,從主位上站起,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方才宣佈了休息時間,以至於現下會議室中的人數屈指可數,只剩討厭群聚的雲之守護者和不習慣冗長會議的其中一位霧之守護者。
  他微微舒展一下筋骨後慢步走向那坐在座位上躊躇不安的女性,她正在為要不要出去或是待在座位直到會議再度開始而猶豫,因為她不習慣和多人交際,要是出去一定會被幾位想攀關係的人給撘訕,那讓她很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她注意到有人接近時,澤田綱吉已經站在她的手邊了。
  
  「克羅姆,骸這次又沒來了?」
  「啊……那是……」慌忙的想站好,但被示意不用後坐回位置上。「骸大人說有我以霧之守護者的身分出席就好了……」囁嚅的說,雙手手指不安的交纏著。
  
  沉重的嘆氣,他一直替這位老是在總部不見人影的傢伙傷腦筋。明明就知道身為他分身的這位女子不擅長這種事,還是硬賴著不來通通丟給她去出席。
  看著一臉操煩的自家首領,克羅姆曉得澤田綱吉一定是在為六道骸而感到煩惱,於是偷偷的傳達訊息給跟自己有心靈相通的他。
  
  『骸大人,首領他好像有點生氣……』然後她聽見那不甚清晰的回應。
  『喔?是嗎?我可愛的克羅姆。』一如多年前的稱呼,那口氣像是在鬧著玩興般不是很在乎克羅姆說的話。
  『我是說真的。』有些急的說著,而後怯怯的瞄了一眼依然站在自己身邊的男子。『骸大人別鬧了,現在的首領生起氣來可不像以前一樣好安撫……』
  『怎麼了?克羅姆?』聽對方說話說的好好的,但是到一半那尾音似乎帶有哭腔。六道骸知道她不是會為了無謂事情而有情緒的人。
  『沒、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首領……』她聽到另一方的男人嘆氣。
  『別再想那個了。』說罷那男人的氣息就完全消失在她的腦海。
  
  
  
  早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了,不過他卻彷彿是不用太多睡眠似的,直到現在都還未更衣上床就寢。
  男人翹起腿坐在房間裡的落地窗前,單手支撐住下巴靠著簡單的小圓桌,那雙同夜色相同深沉的眼睛看向建築外的地方,那焦距延伸,跨過了圍繞城堡的樹海,停在離他所在之處有好幾里遠的城鎮。
  他老是感覺到,今天開的會議中有哪裡不對勁。
  扣除掉那老是因為不適應應酬的女子,與難得跟她私底下說話的男子。他明白那是因為澤田綱吉在問克羅姆骷髏六道骸未何沒到的原因。那惱人的傢伙仗著有另一位跟自己同是霧之守護者,就任性的不參加任何聚會,也不想自己是多厭惡群聚,還不是得來。慍怒的低聲抱怨。
  這使他想起了,現在擔任彭哥列首領的人在上任時說的話。
  
  
  
  『雲雀。』少了學長的稱呼,雲雀恭彌不是很愉快。
  『草食動物,你要幹麻?』挑眉問,他一向是開門見山,不喜歡拖泥帶水。
  『希望你以後別再缺席會議,還有不許退回我下的任務。』
  
  那些話在雲雀耳裡簡直是挑釁,不服從他人的浮雲如今被這樣要求,心中當然是不是滋味,而且他看待現在的他……怎說?就是不把他當成一位真正的「人」來看,因為嚴格說起來,他並不是真正的澤田綱吉。
  他只是一個冒牌貨。雲雀恭彌自從第一次見到他就是如此想的,那時候他還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是安靜的被培養在玻璃柱裡。
  
  『你若是不答應,那我會動用權力毀掉你的東西。』澤田綱吉的褐色眼瞳沒有昔日的溫柔,有的只有霸主式的冰冷。比雲雀恭彌更高一階的。
  『你敢?』到這裡他已經拿出身上的銀拐,那閃著光的武器直直的頂住對方的臉,威嚇性質濃烈。
  『你說呢?』不用死氣彈的激發,那自然冒出的火焰是那樣的熱烈,也是那樣的……讓人不寒而慄。
  
  
  
  想到那時的屈辱,雲雀很狠的甩頭揮掉那畫面,自己竟然因為一時對那人能自行發出死氣之火進入戰鬥模式而訝異,然後就在完全沒反應過來之下被狼狽的打倒,最後不得不折服。不愉快的感覺。
  過一會他把思緒轉回原來想的事,就是今天的會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