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二十三、曖昧


  
  感覺到臉邊有溫熱的氣息撲灑,覺得厭煩咕噥幾聲,轉過身去拉過被子矇住臉,正當又快睡著時那騷擾的人似乎還是沒放過他。低沉的聲音呢喃,說著要是不起來他就繼續打擾他睡覺之類的話。
  不耐煩的略微露出被單裡的眼,用惺忪慵懶的眼神狠狠瞪了對方一眼,然後縮回去。
  笑著,男人低下頭比剛才更加湊進少年的耳邊,加重嘴的吐息,他看到了那耳廓紅了起來。少年身手推了推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罵著他很煩很吵,干擾了自己的睡眠品質,嫌他的短髮搔的自己很癢。
  
  「別靠那麼近,頭髮弄得我很癢。」
  「喔?」滿是捉弄意味的整個人圈住躺在床上的身體,他很愉快的看那人在懷中掙扎,帶著泛紅的臉和不坦率的眼神。「起床,雲雀恭彌。」
  「給我滾下床!」想一腳將男人踢下床去,卻因為身體緊緊的貼實根本沒辦法動腳。
  「起來。」脣細吻蓋在雲雀蓋在耳畔旁的髮尾。「雲雀。」
  「不要……我要睡。」抓到枕頭打在男人的臉上。
  
  男人挑眉,眼睛瞧著對自己攻擊的少年,嘴揚起了一抹弧度,給人寒意的那種,就好像對你說「不達目的我絕不善罷甘休」,十足的強硬。
  
  「起來一下。」
  「不要。」
  「雲雀恭彌。」
  「我不要。」
  「雲雀。」
  「……你好煩。」
  「雲……雀。」
  
  見那倔強的人絲毫沒有軟化的跡象,而且精神好像又開始往夢境的大門走去,連反嘴的變得有些恍惚無力,給他被搪塞過去的感覺,開始不高興的瞇起眼。扯下了少年身上蓋的棉被,雲雀驚訝的瞠大眼,張著的嘴是掩不了的驚異。
  不等抱怨聲脫口,男人快速的將臉逼近仰望自己的雲雀,沒辦法躲避,他只能緊閉起雙眼,縮著頭。
  
  「……?」沒有預料內的吻,慢慢的張開眼睛,至見那男人衝著他笑,一副計謀得逞的樣子讓雲雀真的很想賞他幾拐。「喂……鬧夠了沒?」他生氣的開口,表情很明顯是動怒了。
  「願意起來了嗎?」相當誘惑人的嗓子低低的,大提琴般的音調,使得心彷彿被勾動了琴弦,也跟隨那頻率彈動著。
  「……」促緊眉,這男人……
  「恭彌。」
  
  聽到的剎那夜黑的眼閃動了下,嘴一開一闔說不出話來。
  他剛剛說了什麼?
  第一次回的時候,聽見了那莫名闖入他生命的男人說了他的名字,說不上來的情緒複雜。如今再聽見……一直以來淡淡的氣氛頓時被那短短的一句話兩個字,加入了宜人的香氣味道,清淡的滋味濃烈了些。
  捉住自己手臂的手掌溫度傳遞上來,臉迷漫的悶氣令視線模糊,唇瓣吐出的是隱瞞不了的震驚,那臉龐淡粉的色彩讓心頭的怒意消淡了幾分。
  
  「你……剛說什麼?」顫抖的喘息,不可置信的問。儘管不是頭一次,但是這次的聽來就是特別觸動他心房。何況……似乎很久沒聽他這樣喚自己了。
  「我叫你,你的名字。」男人向他露出淡笑。
  
  移開身子,單手撐坐在床沿,溫和的笑搭在他臉上,窗外透進的稀微光線灑在他臉上,多了平時不可能有的……清晰可見的……溫柔。
  對他,雲雀恭彌的,情。
  
  「願意起來了嗎?」
  「你說起來就起來啊?」鬆下眉間。「不用再煩了。」
  「那早安。」
  「嗯……早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