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頁
  
  
  
  
  以往的交集,最深最深,不過是偶爾經過廊道時的驚鴻一瞥,如此短暫,那時間的瞬間即逝,讓很多輕微或深刻的碰觸都變的極微渺小,不會令人駐足回首的存在,忽視掉了那瞬。
  今天正好是要去繳交任務報告的日子,已經是到最後期限了,這做事總是看似漫不經心的男人才會拖著溫吞的速度拿起筆寫好報告書,再緩慢的走到首領辦公室結束掉他感到麻煩的事後處理。
  偏偏那看起來很明顯就是即時趕出來的文件卻怎樣也挑不出毛病,褐髮的男子一臉無奈的檢閱著一張張報告,除了字跡稍稍潦草,要是不知道男人平時為人的人根本不會看出他對這份資料有多隨意、漫不經心。
  
  「六道骸……」
  「嗯?難道裡面有什麼問題嗎?」挑眉,撥弄自己垂散的長髮,因為是剛起床趕完後就過來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相當隨意。「我想我應該沒漏寫吧?澤田綱吉,我對自己的情報記憶力還挺有自信的呢,呵呵呵……」
  
  抬眼看了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男人,被睡皺凌亂的襯衫還有散亂在胸前肩上的藍色長髮,以及……很不想說啊……他嘆氣,要是被女性看到說不定會被說成變態性騷擾?扣子只扣兩顆是怎樣啊!身材好也不是這樣現的啊!
  
  「麻煩,以後過來時至少梳洗一下吧?臉上都有睡痕……」嘟嚷著,整理好紙張後簽好名,起身打開架上的檔案櫃放置好。
  「喔呀?原來有啊……」輕皺起眉,伸手摸摸臉頰也跟著站起身來。
  
  等到後續的一些口頭細節和問候都結束了,六道骸一副瀟灑的模樣背對澤田綱吉向他揮揮手,嘴裡說的反而不是再見之類的話而是要再回房補眠,要對方別在這時去打擾他的清夢。
  儘管還是笑臉送客,但是澤田綱吉能隱約感覺到太陽穴劇烈的抽動……
  
  
  
  踏步在長長的迴廊,這時候還算是中午大家用餐的時間,在工作的除了自己那苦命的首領跟幾位工作狂之外,其他人幾乎都去解決吃的問題了。
  似乎離盡頭有著無盡的距離,六道骸不禁抱怨起總部陳舊的建築結構。慢慢的步行,當經過有窗口的地方時那微風徐徐,撩起他輕薄的襯衫擺弄著,猶如蟬翼一般的質感,是透明的。但要是跟他說,那他篤定會發出諷刺的笑聲,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嗤笑外,膽子夠大還能領悟可以讓人嚇到魂不附體的笑容是怎樣的,不屑又妖異。
  有片不知打哪來的綠葉輕輕落在他的肩頭,六道骸低下臉瞧了一眼後用手背拂去。突然間,他的手就停在把葉子推下的那地方,懸著,不過視線已經不是對在那的了。
  藍色的眼瞳映出來的是深色的,於另一邊的鮮紅中卻是更加紅艷,將那瞳仁內的影像點綴的彷彿是晶透的紅寶石,即使在現實裡那是會讓人驚聲尖叫感到恐懼的液體也一樣。
  微傾著上身,端看地板滴滴血跡,照那色澤鮮艷的程度來看,是不久前有人留下的,會是誰呢?
  睡意早就跟隨剛才視焦聚上那東西時便一掃而空,拉好亂翹的衣衫和頭髮以免蹲下去查看時沾上,六道骸觀察起這些血主人的去向。
  
  「……唉呀呀,似乎出血量不少啊!」勉強判斷出來去的方向,轉動腳邁向走廊的一頭,儘管他覺得要抵達盡頭是遙遙無期的。
  
  
  
  
  
  
  欲知後續請購買”雙生依靠”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