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廣的廣場中央閃耀波光,水泉規律的從華麗裝飾過的噴泉中湧出,上上下下的水花跳躍著,水滴落進底下的清淺水池時牽動了表面上一圈圈的漣漪,難以細數的波紋慢慢的交會、結合在一起,繼續向外擴散直到只剩微弱的起伏,最後歸為平靜。一次又一次的重來,結束是下一波的開始,一座噴泉彷彿是生生不息的世界,循環著。
  孩童在那嘻笑奔跑,有幾位玩累休息中的小孩靠在一塊,對於從來沒有在這裡見過的那兩人很感興趣,頻頻追問一些問題,比如是不是觀光客?是為什麼來這裡的呢?
  年輕的女人只是和女孩聊天,疑問全落到了坐在一邊的青年身上。因為她並不知到此行來這裡的目的,個性有些怕生的她不擅長回答問題,所以有著褐髮的青年代替她回答。
  
  「我們是來這邊辦事的。」撫摸站在他面前的男孩頭髮。「不只有我和她,還有另外一個人。」
  「是誰?是誰啊?」另一個男孩舔拭手裡的棒棒糖眨眼問道。
  「嗯……是誰啊……」斂下眼睫,青年嘆出若有似無的一口氣細聲的重複這句話。
  「對了,這裡有很多黑手黨喔大哥哥,小心別遇上了。」年紀稍長的女生手牽看似是她妹妹的孩子好心提醒。「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特別不安定。」
  
  聽到「黑手黨」這三個字,伸出的手頓了下慢慢的縮回,雖然還是面露微笑,但心中的某處彷彿被澆上一桶冰水,颳起了北及般的凜冽寒風,徹骨的……冰寒。
  
  「唉呀?待在這裡很危險,真不是普通的天真。」此時身著漆黑皮大衣的男人走近,靛藍的長髮在身後擺盪,給人的感覺與四週的美好景色迥異違和感相當明顯,就連剛剛圍繞在他們身旁的孩童都能感受到一股不怎舒服的氣息,怯怯的漸漸退開跟其他同伴玩耍去了。
  「……」略低著頭,稍長的瀏海遮住了雙眼。
  「骸先生,你回來啦!」女人略顯稚氣的揮手彎起笑。「去了很久呢,是去做什麼了呢?你和澤田先生都不對我說。」
  「沒什麼大不了的,凪。」輕笑,然後轉頭向青年說:「都已經處理的差不了,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嗯。」
  
  自廣場週邊的某棟建築物窗口探出一張人臉,陽光下刺眼的金髮和蔓延幾乎左半身的獨特刺青,短袖下露出來的手臂上刺有飛奔的馬匹以及家紋,那人正是彭哥列同盟家族之一的加百羅涅家族首領──迪諾。
  他淺棕的眼目送那熟悉的三道人影緩緩離去,對於能再度看到他的師弟表情卻不是很高興,而是透露種淡然的悲傷。
  
  「老大,就這樣放走他好嗎?」時時隨侍在身邊的中年男人問著自家的年輕首領。「剛才六道骸來的時後是不是把他捉住,之後公開在全部同盟眼下將他處理掉比較好?」
  「不,那樣是不行的羅馬利歐。」迪諾離開窗戶,躺倒在床上。「因為阿綱有他的想法,我們必須尊重他。」
  「可是……」
  「阿綱他很清楚,也明白怎樣解決才是最好的。」思吮方才六道骸前來洽談的事,不外乎就是澤田綱吉說願意把昔日彭哥列的財產、領地分與旗下同盟,但是迪諾清楚的理解到那些訊息中其實另有含意。「就按照他所希望的去做吧……」
  
  拿過床頭的便條紙在上面寫了一些字,面色慎重的交給不知所云的羅馬利歐。
  
  「這……這個就是他想要的?」驚訝的差一點拿不住字條。
  「嗯。」快速的從床沿站起身,套上了衣櫃裡不常穿的黑色正式西裝。
  
  黑色西裝……是黑手黨經常穿的衣服之一,那代表了家族的尊嚴、紀律,更真實的意義是……為人送葬的,喪服。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good
  • 抱歉 那些噗浪是我沒經過大腦 衝動的亂罵
    對不起 我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 對不起
    可以當我沒說麻 對不起歐 我太衝動了 你有你的生活方式
    我不應該去否認
    我不是你們班的 我就亂講話 抱歉歐:((
  • 你是...?308的?還是??
    (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誰((汗

    伊雪 於 2010/11/11 08: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