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著青翠的草地漫步,兩人之間隔了一段微妙的距離,每當後頭的男人想出手碰觸前方的青年,那一段細微的距離便會被拉開,而恰好與男人指尖相差了若有似無的縫隙,只要再那麼一點……腳步再前進一些,手臂再伸長一些……
  幾番後收起了手,男人任闖過他們身邊的風耍弄他的長髮,視線直視著眼前穿白襯衫的青年,陽光傾洩讓髮色淡了些,淺棕的十分柔軟的顏色。風鼓脹他的衣裳,就像即將破繭的美麗蝴蝶,隨時會從背後撐破那薄薄的衣服展開翅膀。
  真是那樣……我還留的住他嗎?
  
  「澤田綱吉,要早點回去嗎?」單手插進口袋,另一手撥開了飛亂的瀏海。「留 凪一人在屋裡太久你不是會擔心?」
  「不了……今天走久一點。」仰望廣闊的天空,現在,他的天空只剩自己頭上的這片,被週遭的樹林給困圈住了,被身後藍如海的樹林……「因為,是最後一次了吧?不管結果如何,骸。」
  
  瞳孔順間放大,不單單是因為澤田綱吉說的「最後一次」亦或「骸」,自那天起對方就沒有叫過他的名字一次,對話時都是毫無主詞的進行著。
  原因,讓六道骸訝異的理由,就在身邊環了一週的黑影上。
  
  「克羅姆方面,我當時要求你消除她的記憶,是為了不要令她痛苦。」覺得被信任的人背叛了都會心痛不已,何況克羅姆對六道骸的簡直到了信仰的地步。「這是我利用要你轉交的信息摻雜的暗號,請迪諾先生集結來的。」
  
  澤田綱吉此時慢慢的轉過身面對他,以往盈滿溫柔的雙眼裡有的不是前一刻的淡漠,也不是發生那事件時的痛苦。暗淡的眼瞳中心緒散的朦朧,被矇在深棕的迷霧後頭,只有一開始回頭時來不及掩蓋悄悄流露出稀薄的哀傷。
  不需要再說下去了,他們中間的距離緩緩的增加,青年一步步的後退,抬起手然後輕輕揮下,六道骸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不用多說也清楚的很。
  
  
  
  裝扮的舞會上,人人都扮成各種妖魔鬼怪來參加,每張桌子上都擺放了南瓜做成的裝飾或是牆腳掛著南瓜形狀的燈籠,身為主辦家族的彭哥列本身在裝點上下了一些功夫,就連守護者也都幾乎到場,除了那不愛群聚的浮雲以外。
  開場白做了結束之後,彭哥列年青的首領走回了樓梯上到二樓,任一樓的大眾玩的歡騰,在踏上階梯不時被過長的披風絆住腳,裝在嘴裡的假牙也讓他有點彆扭,於是他在離開眾人視線時將披風和假牙拿下,至於妝……等一下還要去宣告活動結束,就先不用卸掉。
  原本想在宴會謝幕前都躲在二樓吹風,但是當他推開通往陽台的門時卻看到了頂著月光,彷彿與夜晚融為一體的男人靜靜靠在欄杆上,那景象頓時令他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來,因為實在是太美了,他第一次發現,那向來秉持輕浮態度的男人竟然也能有現下的氣息,很沉靜、平穩清新的氣息。
  
  『骸,你不下去嗎?』過了一段時間,男人注意到了身後的青年,他才終於回過神來開口問了對方。
  『不必了,騙小孩的節日有什麼好慶祝的。』轉過來面向青年,嗤笑著。
  『是嗎……』
  『看你一副很失望的樣子啊,彭哥列。』又輕笑幾聲,六道骸靠近他。
  
  月夜下那男人的身形遮住了光,影子籠罩比他略矮的青年。
  
  『可是大家都在玩……』
  『那你怎不自己去?』無聊的撩起披在肩上的長髮,湛藍的頭髮在銀光下鍍上銀輝,幾根細絲拂過澤田綱吉的臉,搔癢的感覺。
  『那骸不去的話,我在這裡陪你好了。』順手把披風披上欄杆,也跟著六道骸一同待在陽台。『畢竟一個人總是太寂寞了,尤其是你。』
  『哼!寂寞啊……』在我眼中,你才是比較怕寂寞的人吧?
  
  他沒說出口,只是與對方觀望夜空直到晚會快結束,青年必須去做結尾而離開為止。
  看那生疏穿戴服裝的人,六道骸不自覺泛起笑意。萬聖節是嗎?那一下子何妨呢……等到樓下傳來的道謝詞說的差不多了,男人抬起右手彈了響指。
  
  『這是?』賓客發覺空氣中降下小小的、很可愛的南瓜、西血鬼、殭屍等的小東西,忍不住驚嘆。『好有趣喔!』甚至有女客望著手中接到的小南瓜快樂的笑了。
  『我沒有用這些啊……』疑惑的環視全場,就在他抬頭時剛好看到站在樓梯上的男人。『是骸你用的嗎?』而那人沒有回答,只是挑眉離去。
  
  目送遠離的六道骸,澤田綱吉柔柔的笑了,淡粉色的臉頰陽了些許不知名的歡欣。
  
  『謝謝你,骸。』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渚
  • 你真的好喜歡家教喔!!
    那你會買同人誌嗎?(家教的
  • 我真的超喜歡的XD
    會呀~~而且專買家教(欸你

    伊雪 於 2010/11/12 23: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