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戰鬥中的克羅姆忽然動做停了下來,這時候離她有幾公尺倒在地上的男人見狀,見機不可失便死命伸手勾住掉落在前方的手槍,雙手持穩槍準心瞄準了她的胸口。因為他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與其瞄準不容易射中的頭部,軀幹部分就算射歪也還是能造成對方嚴重的傷害。
  
  「可惡的彭哥列……」轉眼他已經快要扣下扳機了……
  
  嘰喀──!
  
  那瞬間一道墨黑的身影竄至他們中間,恰好擋下了那發直擊而來的子彈,即便用拐子阻擋了一下,卻只是稍稍偏離彈道,身體還是被打中。
  
  「雲雀先生!」驚呼著,克羅姆睜大眼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男人。他微微轉過頭,嘴角掛著一條鮮紅讓她整個不知道如何是好。
  「妳在做什麼?」往前一衝給了那震驚呆愣在那的傢伙致命一擊後轉身面對克羅姆,雲雀用手指抹掉嘴邊的血跡。「死不了的,只是擦過。」
  「那個……不是。」仍是擔心的樣子,不過還是轉達了剛送來的情報。「骸大人說,他找到首領在哪了。」
  
  手持雙枴的男人,冷漠的表情閃過了一絲情緒。
  週遭聽到這句話的守護者和嬰兒,都無不是訝異的表情,獄寺隼人甚至激動的發抖。手往後一揮灑出幾發火箭炸彈,準確的命重要從身後偷襲的敵人。
  一陣爆風吹過,眾人的頭髮和西裝都被吹起拂動。
  
  「我們去接第十代首領吧!」
  
  
  
  焦急的走在迴廊,他不是聾子,早就聽到遠處傳來的爆炸聲,那聲音讓她的耳朵非常不舒服,從來不過問有關戰鬥的事,因為他的功用只不過算是個軍師,向來動腦不動手就是他的行事做風,那些在他眼中視野蠻的戰鬥行為他都是交給部下去執行。
  就是討厭這些聲響,震耳欲聾的,還會受傷……
  他快步走到了一扇門前,用力推開後就是大吼,畢竟在這樣下去,彭哥列快就會攻進來,而那個男人卻只是站在這觀戰?
  
  「白蘭大人!」
  「嗯?小正啊?來的正好,現在他們似乎往這邊來囉。」滿臉的笑意,事不關己的態度真的快令入江開始碎碎念,不過關鍵的一句話逼的他忍下。
  「你說他們發現這裡了?」掩不住的驚訝,畢竟這裡要事被闖進來,那……
  
  眼角下淡紫色的刺青隨著眼泛出的笑彎了。
  視線重新回到窗外,那幾道匆匆奔過戰火並且快速處理阻礙的身影,其中那幾乎是全黑的人最吸引他注意。
  你居然來了啊?呵呵……利用平行世界得來的資料,要澤田綱吉答應那條件真的事易如反掌,這都是多虧了你啊!不知道你知道那件事了沒?
  
  「雲雀恭彌,你就來吧!」
  
  
  
  突然被破壞成廢墟的建築中有響亮的聲音,不曉得是從哪發出的。
  那誠懇的嗓音像位於各處的彭哥列成員至上歉意,守護者們無不是訝異,有的人還認為說不定這是敵方的計謀,為了是要使己方因為聽見首領獲救而鬆懈,再趁虛而入一舉殲滅他們。
  直到中途插入那大家都熟悉不已的聲音。
  
  『各位,請相信入江先生說的話。』雖然虛弱,帶有點鼻音。『我現在跟傑索的首領在一起。這起事件並非傑索家族所策劃的,而只是他們部下私自的行為,所以請彭哥列方面撤離,我也會由傑索護送回總部。』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