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三十一、流憶

  你給我安靜的看著……
  
  言猶在耳,如餘音繞樑般的稀微卻清晰,那飄渺的細弱嗓音就在男人感到震驚之時,像是谷中回音一而再、再而三的浮現在他腦海,每次都輕輕捶了下他的心,引起小小的震動,繼續震盪腦裡其他的影像及記憶。
  男人再次抬起頭,視線對上了散漫溫和月光的夜晚星空,漆黑的眼底似乎喪失了某樣事物,銀白的光芒射入瞳孔時在裡頭反映出的光影混濁。失焦一樣的渙散,卻被某種執著勉強圈住不至於散亂無章、渾沌不明。
  
  對了……自己究竟是為什麼在這邊的?
  
  他疑惑的問自己,依稀記得,自己的房間應該是相當冰冷毫無生意的,牆角應該有著斑斑點點的水漬。窗口外的世界,那座城鎮應該也是極度的冷清幾乎杳無人煙,那天空缺乏許多天氣,總是煙雨綿綿或是雨潦不停歇,再者是陰天不散,日光成了彌足珍貴的存在。那邊看起來永遠都是那麼……空虛、充滿寂寞。
  而現在所待的地方呢?他將目光移到了手中的部份床單,上面的淡淡暖意正在逐漸退去,不過對於體溫冰冷的自己而言,依舊是能夠非常清楚的感覺到。這裡……有著些微溫暖,牆角乾淨一沉不染。窗戶外頭的屋舍儘管沒有人聲傳來,不過到是不到死氣沉沉的地步。那天空呢?
  
  「……怎麼可能!」再次看向屋外時,深黑的天轉眼間變成了淡薄的藍,晨光碰的到處暖洋洋的,沒有人跡的街道竟也有了幾分生氣。
  
  忽然他又感覺到了樓下有一些響動,人的聲音傳遞晉自己的耳中。男人急忙推門下樓,沒去留意噠噠的腳步聲有可能驚動樓下的人,樓下的人好像也沒聽到那幾聲巨響似的,依然故我的進行對話。
  推開拉門,到達的地點是一樓的和室,敞開的拉門正對著的是庭院,池塘水面上泛起圈圈漣漪,似乎是在下著小雨。
  
  ……等一下?下雨?剛剛明明還是晴天的。
  
  但是驚訝不了多久,注意力還是被發出聲音的源頭給吸引過去。
  
  
  
  矮桌上擺了兩杯茶水,身形單薄的黑髮少年只有穿著睡衣,淡粉的臉頰跟迷離的雙眼令坐在對面的男人移不開眼,少年咕噥伸手將剛睡醒的亂髮用齊,連忙捧起茶杯把水往自己嘴裡送。
  
  『¬別一直盯著我看。』放下杯子後他看到男人依然是凝視著自己,不太自在又有點慍怒的說道。
  『因為雲雀現在的樣子很可愛。』露出帶了些捉弄意味的微笑,愉快的看到少年表現出不甚高興的表情。『就是在有點小發燒的時後。我想你不知道吧?這時後你的臉紅得很漂亮。』
  『囉嗦的人。』又拿起水杯一口氣喝乾裡面的水,少年放下茶杯之後用力把它推向男人面前,撇過臉故意不面對對方。『去幫我倒水,既然你當我是病人的就給我去做。』原本就因發燒微紅的耳朵變的更加紅潤,語氣有說不出的煩躁。
  
  這時後男人並沒有理所當然得接下杯子起身倒水,反而是笑著拿出一台相機,偏過臉的少年用眼角餘光打量了那相機沒說什麼,手伸到桌面上再次推了推杯子催促男人。
  
  『……』無語的看著自己被緊握的手,少年挑眉。
  『就跟我拍張照,去院子拍。』
  『你瘋了嗎?現在在下雨,我在發燒。』開始有了掙扎的跡象,只是仍擺脫不了男人的大手。
  
  
  
  過分熟悉的景象,但是他就是回想不起來。自己以前彷彿經歷過又好像沒有,男人此時察覺自己根本沒有遇見雲雀恭彌之前的記憶,更弔詭的是就連回到自己的房間的片段都沒有。
  
  
  
  『就一張,恭彌。』男人的嗓子蠱惑般的輕聲吐露在少年耳畔。
  『……我要是病到必須躺在床上,你給我負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