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身一人的他漫步行走於空蕩蕩的校舍,簡單的三層建築在夕陽餘暉下拖移著黑長的影子,在裡面的事物也留有一襲黑影斗篷,人也不例外,他腳步交替前行,地面的陰影猶如皮影戲偶的影像,受人操控也一起交互雙腿緊跟在後。
  靜謐的紅霞穿透過走廊上窗戶的玻璃片讓那片紅艷有點刺眼,反射後浮現的白點突兀的點綴上窗面,沉靜的空間中唯獨有規律單調的腳步叩地聲,替西下的陽光打起拍子,讓懶洋洋的西落過程有了些變化不至於無趣到令人想睡。就在外面的天色被染黑的同時,那個人也走進一間房間,週遭陷入完全黑暗前他按下門邊的開關,切斷了剛才維持的簡單節拍。
  
  「草壁,半小時後關閉學校。」有一頭黑色碎短髮的少年伸手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通完話後隨即掛斷,不給對方任何回應空間。
  
  收拾著桌面散落的物品,雖然有點雜亂,卻也比一般同年紀的男孩整齊許多,書面資料被他依照順序堆疊放入辦公桌附屬的抽屜,待紙張全數收好,寬闊的室內響起「喀嚓」的細碎鎖聲,清脆如瓷器碰撞。
  向來行動就是孤身一人的他獨來獨往慣了,要是有誰擅自闖進他平靜的生活,一律是兩根金屬製拐子伺候,他是在山谷盤旋的鷹,強大卻又令旁人覺得飛翔於天際的身影很孤單。
  少年離開房間,心中盤算時間差不多快到了,轉眼間人也已經站在校門的鐵柵欄外頭,厚重的柵欄僅拉開能容納一人行徑的寬度,而他正是從那裡出來的。隱隱約約可以聽見校區傳來喀啦啦的上鎖聲,身為少年副手的草壁很盡責的為學校出入口一一鎖上大所以免有心人士入侵。
  不知何時,腳下的柏油路面出現深色的斑點,漸漸的密集、擴散。
  
  「下雨了……」嘖舌,身上只有披件學蘭的他感到絲絲涼意,髮梢因雨滴的重量垂下黏附於頰邊,平常就會偶爾遮蔽視線的瀏海此時更是毫不客氣的服貼住額頭,他蹙眉順手撥開。「算了,就這樣回去也沒關係。」
  
  路上行人稀少,有時遇上的人會有幾位主動接近他,問他要不要一塊撐傘,但是少年絲毫沒將視線移離前方去好好觀察靠近的人長的是什麼模樣,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甚關心,只顧專注走著自己的路。
  沒有人能隨意碰觸他,就算與表情保持漠然的他四目相交,也不會自那彷彿是黑水深潭的鳳眸裡打探出任何情緒與想法,少年總是很沉默寡言,就算會與他人對話也不過是命令式的句子,十分單一化缺乏互動。
  霧雨煙龍般的街道是野蒼茫,雨水雖不是豆般大卻也是像布匹的纖維一樣濃密,一段時間下來近乎見不著眼前事物的清楚樣貌,輪廓模糊,遭雨的纖毛散去自有的邊際,與周微慢慢融合為一幅被水打濕的水彩畫,曖曖不清。
  水氣滲透他的衣衫,渾身恍若泡進水裡的濕潤感持續著,轉變成悶熱潮濕的不適,步履也因為衣袖加重的重量而有些遲鈍,歸途剎那間有種茫茫無期的蕭瑟,少年眨動雙眼搧落眼睫附著的雨珠,一身黑白分明的色調也被雨暈開色塊,腳步生被淹沒於稀稀落落的雨聲之中。
  視覺嗅覺聽覺觸覺都逐漸麻痺的這時候……
  
  吱嘎──碰──!
  
  鏗鏘餘韻迴盪的巨響不用多久就消聲,依舊是雨潦花啦佔據一切。
  細小的透明絲線交織在泊泊紅液上,織出了淡赭色的流動布料……
  
  
  
  
  
  先放到這,後續就請購買本子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