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生 終遭俘

 
  據通報當小隊到達時見到的是難以置信的情形,領隊遞上報告書時言之鑿鑿的說那是他頭一回看到那樣狼狽的六道骸。棕髮青年不置可否的在心中附和,因為早在那男人被送回來的一小時內他就去了醫護室看過對方。
  滿身的血,卻不如往常一般是敵方噴濺上的鮮血,而是己身遭到數發槍擊造成的大量出血,幸好都沒有命中要害,要不然他剛才就得在擺放屍體的寒冷房間與男人相會。那平時老是掛有輕浮笑容的男人在這痛苦的時候仍不改其性格,依舊面露微笑來闡述他所知曉的情資以及不久前發生的事件。
  青年聽他一番話下來,雖然沒有超直覺,但是他非常清楚,那玩世不恭的六道骸笑容下是在生氣。
  
  『你讓那些人走了?』冷著一張臉,澤田綱吉坐在病床邊的鐵椅輕靠椅背。『那群傢伙一定會去追捕他們,你應該攔下並殲滅才對。』
  『呵呵呵……你以為我不想嗎?彭哥列。』嘴角上揚的弧度垮了一些,卻還是笑著的,他明白現在跟青年起衝突只會讓自己傷好得更慢,一點好處也沒有。『沒想到連個部下都不關心呢,真冷漠。』
  『霧之守護者,你從來都不把自己當作是我的下屬不是嗎?』輕瞟了男人一眼,推開椅子離開。
  
  等到醫護室的房門被關好後,一直待在旁邊不吭聲的紫髮女性才怯怯的詢問男人的傷勢,侷促到話都講不順,結結巴巴的。
  
  『骸大人……傷口很痛嗎?』面對第一回男人傷成這樣,她也不知道該從何關切起,只能說點簡單的問句來表達自己的擔憂。
  『沒大礙,休息就會好。』抽動鼻頭,六道骸不習慣這種消毒藥水的氣味。『克羅姆妳在想什麼?』察覺女子心裡的不安,畢竟曾經是自己賴以具現化的憑依者,很輕易就能感受到彼此的想法。
  『因為首領……』坐到床沿,背對六道骸的克羅姆肩膀隱隱抖動著,嗓音多了點鼻音的成分。『我真的真的好想念以前的首領。』她不敢看男人的傷,那會讓自己更加懷念記憶中總是處處關懷他們又常笑口常開的褐色身影。
  
  截然不同的態度著實令她難受,即使曉得事情的始末但今昔大相逕庭的轉變實在是來的讓人措手不及。原來還好好站在她身邊的青年在剎那間倒了下去,慌亂之中大家都儘量把事情做到完美,毫無瑕疵,仍舊是挽回不了他的生命。
  每當克羅姆無意間將現在的澤田綱吉與以前的他做比較時,總是想著想著就染上了酸澀的情緒,她想念以前他的溫柔他的微笑,自責自己當初沒有發現異狀,動作也太慢了。晚了一步,是她一直以來擺脫不掉的後悔。
  
  
  
  小孩不知道被捉去哪了,孤零零的一人被關在狹小的牢房,想說服自己好讓心緒冷靜下來,不過腦中盤旋的一種預感就是使他坐立難安,直覺似乎會發生很劇烈的改變,是怎樣的改變想破頭依然沒有一絲頭緒。
  
  「他們倒底是誰?」蜷縮起身體,他側躺在硬梆梆的床上。
  
  積了一層灰的床單聞起來像是陳舊倉庫的味道,床有些微的晃動都會發出刺耳難耐的聲響,金屬床架翹了一邊平衡不佳的勉強支撐著。床上都夠髒了,牆壁、天花板的剝落漆塊都來湊一腳,身上不時被灑上一些脫落的油漆,斑駁的空間裡累積了壓縮過的時間,本身爬行的速度卻非常緩慢。
  待在這裡連時間過去了多少都不會發現,應該有小窗口的地方早被水泥給堵死,因此唯一能大概推算時間流逝的光也透不進,完全的封閉。
  
  
  
  強忍著鞭痕造成的劇痛,淡金的長髮披散在肩頸沾了點血跡,眼鏡的鏡片碎裂出幾條縫,步履艱辛的被人拖拉前往黑暗的地窖,腳邊頭頂偶爾有窸窸窣窣的蟲類爬行聲或是老鼠尖銳的吱吱聲。
  
  「進去!」男人拉扯負傷的女子將她推進了一間近乎無光的暗房。
  
  踉蹌的向前跌去,撞擊到地面前稍稍調整姿勢才不至於撞斷鼻樑,不過粗糙石地磨破皮膚的滋味也不能說是很好受,又多了一個傷口,滲著血流失體力。
  碰的笨重的門被關緊,那甩門的力道晃動了整座地窖,趴伏在地的她能感覺到餘勁猶存的震動傳遞到四面八方。
  艱難的用腫脹的手撐起上半身,淤血在移動時無不是給予女子一波波的痛擊,好幾次差一些倒回地上,經過幾番努力終於疲累的倚靠牆壁坐著。
  
  「是加諾小姐?」那人氣若游絲試探性的問。
  「吉里爾!」聽出聲音的主人,她忍不住驚呼。「澤田也在嗎?」
  「他沒跟我在一起。」悔恨的語氣,吉里爾雙眼睜開,朝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看去。「如今都已經過了幾個月,那些人抓澤田先生是為了什麼?他根本對黑手黨的事一無所知,而且個性也不適合涉入這世界啊!」
  「有可能是因為我們帶走的澤田,有彭哥列血統特有的超直覺。就算現在擔任首領的澤田有死氣之火,要是有人質疑,他也不能拿出正統的證明。」雖說是猜想,但八成是為了那個吧?
  「什麼意思?」心跳漏了一拍。他想到了瓦利亞的老大……
  「想必是想拿超直覺來推翻死氣之火,加以利用幕後操縱彭哥列家族。」加諾大膽的推論,眉宇蹙的老緊。
  
  兩人在討論的時候,更深處的地方傳來低沉的男性嗓音,聽起來冰冷、充滿一股難以形容的高傲氣息。
  
  「你們,果然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