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眾人莫不是驚訝萬分就是一臉錯愕,紛紛停下動作。見有機可趁,一位負傷的男人自地上爬起,掏槍準備射殺時……空氣破裂的聲響刺耳,空間似乎多了道隱隱的銀色傷疤,眨眼間那人便癱死在地被銀髮男子狠狠踐踏幾腳。
  收回手中的拐子,冷漠的鳳眼一掃周圍,那群本來想反擊的人剎時動彈不得,腿軟跪做成一堆。手綁繃帶的男人磨擦腳底雙手擺胸前,用拳擊的預備動作威嚇著那些人。
  嬰兒坐在戴眼罩的女子肩上,沉靜的黑眼閃過光,旁邊的守護者各個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就算是察看不出情緒的雲之守護者也是安靜的站在一邊,反常的沒有脫隊的舉動。
  
  「第一個,就是蠢綱被白蘭他們用密道之類的方法送離原處;再來第二種,就是陷阱。」低頭思考著,里包恩問道:「克羅姆,六道骸他有反應嗎?」
  「……目前沒有。」細小的嗓音些微發抖,她非常擔心對方的狀況。而雲雀恭彌沒說話,但里包恩可以從他對克羅姆投注的眼神中看出類似擔心的思緒。
  
  他在想萬一會發生的事吧?不過現在的克羅姆已經有所成長了,要是真的面臨那樣的狀況,她自有辦法可以應付。
  里包恩朝雲雀使了眼色,後者淡漠的閉上眼示意他明白。
  雖然是這樣,以他的想法來看,全身黑白分明的男人現下在意的不只有身為當前交往對象的克羅姆骷髏,還有另一人同樣令男人放心不下。此時那平靜的外表下其實是翻攪的海浪,里包恩瞧的出雲雀的心急,畢竟自己其實活了不算短的時間。想到讓自己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嬰兒平穩的心跳了一拍。
  
  「請問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呢?里包恩先生。」獄寺踢開腳下的屍體,單手撥過遮擋視線的銀色瀏海。
  「先確認一下目前知道的情報。克羅姆,你從六道骸那裡得知的消息有哪些?」剛才因為忙於應付阻擋的兵力,所以並沒有詳細問過。
  「骸大人他跟我說首領傷的……很重……」難過的低下頭,紫色的頭髮滑落耳畔。「似乎是遭到了拷打,腿傷到幾乎是不能行動了,身上的傷口很多,骸大人說看樣子好像還有發燒。」
  「那個混蛋白蘭!」氣憤的猛跺腳,獄寺隼人怒道。
  
  冷靜的站在離那些人有十步遠的地方,手中持柺放於身體兩側,乍看之下黑髮男人是放鬆的,實際上聽到克羅姆的敘述之後那握拐子的手不自覺多加上幾分力,發出絞緊的聲音。依然是面無表情的,但是手臂卻是因為手部過於用力而微微的顫抖著。
  ……澤田綱吉,你跟我之間還有沒解決完的事情,我絕對不准你有任何意外或是不經我同意就死亡!
  雲雀頭一次發覺自己竟然會有害怕的感覺,他在憂心他在怕,聽那些傷勢他很害怕那鮮少受重傷的青年會因此虛弱死去。他想到了那兩只馬克杯的把手,開始後悔怎沒帶在身上,不應該消極的放在桌上等待澤田綱吉去發現,該是自己親手交給對方的……
  自己居然在逃避,雲雀恭彌心底湧起這樣的挫敗感。
  
  
  
  眼瞳虛晃的看向門口,不停晃動的視線跟身體的呼吸步調一樣混亂毫無規律,節奏是少了休止符的琴譜,連貫的一口氣瘋狂舞動音符沒有停頓沒有休止。他下意識的想將左腿收進身軀,不過近乎麻痺的腿並沒回應他,膝蓋的知覺因失血淡去不少,虛浮的不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呵呵,連繫斷了呢!澤田綱吉……」素白的惡魔……在嗤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