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生 議密謀
 
  一如往常的,雨之守護者報告完接下來的行程後恭敬離開首領室,換上的是手上了一疊資料的暴風雨守護者,儘管他已經在進入房間內前幾分鐘熄掉了香煙,身上還是環繞了淡淡煙味,不至於刺鼻,卻令等待他的青年輕皺起眉頭。
  
  「你又抽菸了?」不帶溫和的眼瞳直盯銀髮碧眼的男子,看得對方一陣尷尬,不禁紅了臉低下頭。「我說過,在總部大部份的地方是禁菸的。」
  「我知道……不過我是在我的辦公室抽的。」
  
  青年揚起褐色的眉宇,沒再說什麼只是抬手示意男子將資料拿過來,手指在標題上要對方報告。
  
  「第十代首領,這是我和山本、里包恩先生查到的,但是沒有確切的證據能定那傢伙的罪。」抽出用迴紋針夾上相片的一張紙,照片上的人正是那先前暗殺過青年卻失敗的殺手,而那張紙上所記載的就是那暗殺者的資訊。「只能說他們彼此間是有過接觸,可是查不出是否是那男人委託他來殺第十代首領。」
  「這樣啊……」
  
  自己當時摸到字條,還以為能一次解決,沒料到對手竟是這般狡詐的角色。輕搓褐色的髮尾,澤田綱吉邊檢閱那份厚厚的報告邊聽取獄寺隼人的重點整理,大概理清楚了調查的最終結果。
  那殺手並非與嫌疑對象有直接的接觸,他們其實是有間接的接觸事實,只是光這樣仍是不夠,沒有任何人證物證能證明那中間輾轉之下,男人有向殺手下過指示來奪去自己的生命。
  當初的小紙條上只有目標的基本作息──也就是澤田綱吉的日常行動,另外有的,也只是簡單的紋章。微瞇雙眼,表情冰冷的看著手上的殺手資料,心頭氾濫難以壓抑的急躁和憤怒,開始想那時候真不該簡單那麼輕易就讓那人死掉,應該加以拷問出情報後再下手……
  
  「第十代首領……」欲言又止的,獄寺的表情不甚甘願。
  「怎麼?」放下厭惡的照片,澤田綱吉抬起頭問道。
  「那個……六道骸他說,有重要的事情必須單獨跟你說,要你去找他。」
  「不是該是那傢伙來找我嗎?」聽到那男人的名字就不太高興。他居然沒在當時追上去攔下那群人,放任的後果搞得現在他心神不寧,一有閒暇時間就會想到那和自己擁有相同外貌的青年。
  「他還在醫護室養傷,第十代首領。」無奈的提醒了一下,心底也湧現悲傷。要是以前的他,絕對不會忘記受傷的同伴,就連對象是那老是不知去向的六道骸或是獨來獨往的雲雀恭彌,那青年絕不會忘。
  「我忘了。」澤田綱吉輕描淡寫的說,獄寺偷偷的捏緊了袖口。
  「那我就先告辭了,我已經報告完畢也轉達了傳話,現在必須去執行任務。」
  「嗯,我記得是……」
  「是兩天前第十代首領要我和晴之守護者去北區調解糾紛的任務。」如果是以前的他……他們要去執行任務的時間也不曾遺忘,都會在離開前給予他們小小的祝福,用微笑說再見,回來時不管多晚,都會前來迎接。
  
  撇頭,獄寺隼人想辦法揮掉了腦海中一一浮現的畫面,即便那是令人感到溫暖的事情,不過自己都會忍不住和現在做比較,那這樣就成了甜蜜又痛苦不堪的回憶。心抽痛不下百次,但他非常明白其他人也是如此,卻仍然表現得如同昔日,身為左右手,他可不能獨自在那哀痛。
  欠身退出首領室,在關上門為止他都不敢再將視線往上移,因為要是與那冷漠的褐色雙眼對視的話,他不敢保證他不會衝動的奔上前猛搖澤田綱吉,然後問對方這是不是場荒謬的玩笑話,或者是不是生病了才會不對勁。
  
  真的好希望這些都只是一場夢……
  
  
  
  掩不住的訝異,他沒想到那兩位向來合不來的男人能合作到這般地步,睜大深褐色的雙眼環視周為井然有序的情景。研究員低聲討論著,有些在操作儀器試驗一些理論,有的則是檢視目前為止的進度是否有錯誤,沒有人懈怠,全都非常專注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站在他身後的藍髮男人輕笑。
  
  『怎麼?都已經當上彭哥列的首領幾年了,這般景象應該不足以讓你驚訝承這副德性吧?』
  『骸……』對那挖苦自己的男人投以埋怨的眼神,引來的卻只是對方不在乎的笑聲,青年無奈的嘆口氣。
  
  就在他們對話的時候,不知從哪方向來的黑影早已經站在他們旁邊,一旁還跟了一個梳著誇張飛機頭的男人。雙手環胸,面部的表情不意外是那冷淡中帶了點不滿,墨黑的髮色搭上漆黑的西裝,白淨的臉龐十分突出,細黑的眉微蹙。
  
  『我這邊可不是讓你們閒聊的,六道骸、澤田綱吉。』
  『真的很抱歉,雲雀學長。』搶在一道前來的男人說出什麼會惹黑髮男人生氣的話之前回應著,澤田綱吉搔搔棕髮苦笑。
  
  六道骸因為沒說到話,便悄聲的哼了聲,那聲音沒被雲雀恭彌給漏掉,所以凌厲的黑瞳狠狠瞪了那故意想讓自己發怒的人一眼。為了避免重要的討論遭到打亂,澤田綱吉微微揮手示意站在雲雀後面的男人將他手上拿的資料給自己。
  
  『草壁學長,可以先把資料給我,你就先走吧!』拿到那些文件,他輕輕用那疊紙敲了敲準備說出挑釁話語的輕浮男人,另一方面也伸手拍拍一身黑白分明的男人,要他們去裡面的房間別繼續那無謂的爭執。
  
  雲雀恭彌和六道骸互相瞪了對方,一邉是異色紅藍不一的眼眸,一邉是純靜如夜般黑沉的眼瞳。直到澤田綱吉用棕褐色的瞳仁落在他們身上,提醒他們時間緊迫不能隨意耗掉,那兩人才悻悻的移開彼此的視線抬起腿往裡面走。
  這是秘密進行的計劃,因此三人要聚在一起討論是很難達成的,即便有時間也不多,要是拖的過久只會讓其他人起疑心,到時候便很難解釋了。更重要的是,這事關另一件更為嚴肅的議題。
  
  不能被高層知道。
  
  這是三人都有的共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