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生 落渾沌


  下了黑頭轎車,兩位身穿黑西裝的成年男子神色輕鬆的站在人煙稀少的郊區,四周建築稀稀落落,銀髮的男子低頭看了手中的錶,有點不煩的嘖了聲。而一邊較年長的白色短髮男人倒是不感到急躁,大大的伸了懶腰。
  
  「草皮頭,別太鬆懈了!」偏過頭,獄寺隼人用他碧綠色的瞳仁瞪著對方。
  「你就是這樣,太急躁了,這算是我跟你都有的通病吧?」笹川了平露出非常爽朗的笑臉,單手插腰輕拍個性衝動的獄寺肩膀。
  「嗚……才沒有。」撇嘴後他放棄繼續爭執下去,又再度看向自己的手錶。
  「欸,章魚頭。」
  「幹嘛?」口裡還在嘟噥要是再沒人來接就要直接走人,因為自己其實跟彭哥列第十代……以前的第十代首領一樣,對於和那些位於要職的老頭應酬不是很喜歡。那青年總是會感到拘束,行為從頭到尾都不自在。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憋在心裡?」斂下了笑容,此時了平的表情顯得有些擔憂,表現出了前輩對後輩的關心。
  「……沒有。」
  「我猜啦……是不是和澤田有關?」
  
  正當對話進行到這裡的時候,遠方傳來引擎的細微聲響,車輛行駛奔馳的聲音拂過週遭的一些植物,那沙沙的碰觸聲不間斷,直到輪子減速慢慢停在他們面前為止。
  
  「反正有心事的話,憋在心裡面對身體不好喔!」又拍了獄寺的後背,了平瞇眼笑道。
  
  目送那向來把極限等的激動字句掛在嘴邊的男人朝接送的轎車走去,他默默的呼出沉悶的氣息,不過臉色有比一開始好上些許,至少能揚起受不了的苦澀笑容,但那也摻雜了蒼涼與痛苦的滋味。
  聽到了對方大聲呼喊他要他上車的粗厚嗓子,匆匆回了一句後跟上去。
  他們現在要去的,就是被指稱說有紛爭的北區,那裡也有彭哥列的附屬基地,目前首先要去那裡和進駐的高層打聲招呼,順便釐清現況,以便做出接下來的處置讓事情平息下來。
  
  
  
  捻熄手中的雪茄,橫肉縱橫滿臉的老男人啐了口痰在飲盡紅酒的玻璃杯裡,粗魯的推開依附在他身上的幾名女性,眼神裡充滿了厭惡,稍老的面容配上一點也不溫和的舉動,讓他看起來粗鄙不堪。
  
  「你說他們到了?」可惡……雇用的殺手沒有在總部造成足夠的混亂嗎?
  「是、是的,幾名部下已經趨車前往接駁了。」顫抖的站在自家老闆的跟前,算是值壯年時期的男子表情卻不像是見過世面的成年人,反而露出了孩童般的不安及害怕。
  「嘖!混帳!」男人一揮肥粗的手,打翻了幾瓶酒,碎片和液體四處飛散,身旁的女人驚嚇的發出驚呼,卻不敢太過大聲。
  
  明明都派出殺手去暗殺目標了……
  男人的目的最主要並不在於置現任首領於死地,因為只要是思緒夠縝密的人都知道,想要突破總部的護衛就要一翻功夫,就算有了他暗中提供資源,也不夠徹底抹煞掉那褐髮青年的生命。
  所以,其實內心中比較理想的情形是,總部因首領遭遇暗殺,全體的人必定都會心生戒備,要是有人經過一翻仔細調查,就會開始懷疑位於彭哥列內部的人。到時勢必會有一場混亂,說不定能順便在緊急會議上借刀殺人,趁機除掉幾位妨礙他的幹部及成員,要是守護者中的雲雀恭彌和六道骸兩人能在這段期間內被暗鬥消除,那對於他的計劃更是錦上添花。
  可是沒料到……那殺手竟然沒有引發他預期中的動亂,有可能是被壓下來了,要不然就是對方根本工作都沒做完整。預定的步驟是要先引起小恐慌,比如首領的週遭突然出現許多意外,然後再散佈一些慫恿的言論,接著就是暗殺行動。
  依照目前情形,八成是那殺手為了簡便,隨意縮減了計劃才會讓殺傷力沒有原先預想般大。
  嘖!真的是無用至極、該死的棋子!
  
  「之前死掉的薩利歐應該還沒報告過他的死訊吧?我要人假扮成他發出命令的事情應該還沒被發現。給我做好準備,還有注意別讓他們發覺密室!」
  「我馬上去辦。」
  
  男子退縮的鬆口氣,如願以償的離開了。
  離開圍繞死亡氣息充斥的暗房。上一位傳令的血味,還留在枉死的房間裡,彷彿對自己的死亡有著執著和不甘,也對這個地方抱持相同的意念,遲遲不肯離去。打了寒顫,男子無法控制自己想像自己也跟那人一樣,用淒慘的死法死於這。
  
  
  
  驚訝不已的情緒躍然於臉上,只是四周黑暗到一絲光線都沒有,就算表露的眼神及臉色有多訝異,也不能用雙眼判斷出來。
  那突兀出現的嗓音自顧自的說著話,冷漠的聲線讀不出他目前的心思,也無法藉此猜測他的身心是否有遭受凌遲或者傷害。
  
  「沒想到六道骸那傢伙居然沒有阻止……還是說他失敗了?」冷哼,語氣中有些傲慢,但是佔據更多的是氣憤,不過被聲音的主人巧妙的壓抑住,不仔細聆聽是絕對感覺不到的。「他呢?被你們私自擄走的『另一半』。」
  「什麼被我們擄走!」加諾不滿的吼著,讓吉里爾愣了一下。很難得會有這般激烈情緒的金髮女子竟然會這樣,吼聲中甚至帶了些微哽咽與心疼。
  「加諾小姐……」
  「別插嘴,吉里爾。」發抖的啟脣要人別插手。「你之前曾經到孤兒院去,難道不是為了帶走澤田嗎?還有你真的認為當時讓他留在彭哥列是正確的嗎?要是那時候不帶走他,他只會……只會被利用,被不懷好意的人活活虐待!」
  「……」沉默的吉里爾心抽痛一陣,他十分了解加諾的心情。
  
  當時,組織上下就快失衡,周邊的家族都蠢蠢欲動,有的想伺機篡奪,有的卻是擔心受怕,因為……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屢次自殘,就在前幾天疑似遭人下藥,行兇者不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