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調的音節拖出長音,門閂咿呀的旋動聲讓門扉畫出近半圈的圓弧,直到門把敲擊上慘白的牆面方做停歇,也打斷了門外一身黑衣的男人,他澎派激昂的心跳,似乎所有聲籟都戛然而止。
  和外頭一樣,都粉刷著白漆以及使用淺象牙白裝飾的室內,沒有任何的人影出現,更遑論有一絲人待過的氣息,蒼白死寂的空間好像協同長廊的四面突然一口氣逼近他,緊緊的壓迫黑衣男人所有的感官。
  
  「……嘖!難道這邊是幌子?」雲雀恭彌呆愣片刻,等到心臟又回復它的跳動後才回過神,毫不戀棧的甩開沾滿汗水的把手。「結果我還是……現在回頭去找獄寺隼人他們應該來的及。」欲言又止的,他把想說的話嚥回胸口深處,冷靜下情緒後做出判斷。
  「沒有錯喔!雲雀猜的其實滿準的。」
  
  就在雲雀回過頭快踏出房間的剎那,一道愉悅的黏膩嗓音不知從何處傳來,沾黏住了他欲離開的步伐,也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聲音是他一輩子想望也忘不掉的……自從那一次以後。
  猛然往有落地窗的牆面奔去,然後用力拉開窗戶,當他一腳踏上窗外的陽台時似乎知道了些什麼,雲雀露出凜冽的微笑。
  ttt
  
  
  「優尼……?」笹川了平驚訝得睜大雙眼。「妳是吉留涅留的優尼嗎?」
  
  不可置信的表情占據他此時的臉,然而不管他怎樣出聲詢問確認,那端坐於座椅上的女孩依舊沒有給他回應,只是面無表情的直視前方,連眼睫也沒有眨動半分,以往了平曾經見過那清澈無暇的碧藍色雙眸已經失去原來的風采,變得有些汙濁,面龐毫無血色。
  吞下口水,了平緊張的慢慢邁開腳步走近大廳的末端,好更接近那女孩一點。儘管對方沒有回應他的問題,也沒任何動作,但是越靠近,他越覺得她一定是被外界認為下落不明或死亡的吉留涅留首領、阿爾柯巴雷諾的天空──優尼。
  了平好不容易終於到達了她的跟前,為了仔細端詳容貌和細微的變化,便微微彎下身軀,灰色的雙眼牢牢盯著女孩一成不變的面龐,彷彿她四周的時間都靜止似的,留有白色平頭的男人差點以為眼前的不過是具娃娃,亦或……屍體。但是幸好把食指放到她鼻翼下時能隱約測得微弱的呼吸,這讓男人鬆了口氣。
  
  「真的是很詭異,不管是剛才還是現在。」皺眉,隨後他挺直身體環視周遭。「雖然不在計畫內,我還是把她帶走會比較好吧?」
  「哪能讓你稱心如意呀?喵!」
  
  轟──!
  
  伴隨嬌嗔的語助詞,一個個燃有淺藍色與屬性死氣之火的不明物體直撲了平,並且產生強烈的爆炸,所有攻擊卻都精準的避開了他身邊的女孩,爆炸的聲響迴盪在廳堂裡,就連貌似厚實的牆面都被震的搖搖欲墜,灰屑在攻勢停止後緩緩的飛散在空氣中,能見度十分差。
  
  「啊──人家又迷路了!白蘭幹麻把基地全建成白色的啊?都搞不清楚方向了。」說罷嘟起雙唇,長相甜美俏麗的長髮少女身批與桔梗等人相同款式的服裝,只不過外套改成了斗篷。「不過因為迷了路,人家才能找到一隻入侵者呢!啾喵!」抱怨後旋即雀躍起來,心情轉變得很快,銀鈴般的笑聲稀稀落落的。
  「嗚……」
  「呀?你還沒死啊?」
  
  吃力的撐開身邊阻擋他起身的石塊,面對少女的了平眉頭深鎖,快速的擺起拳擊的預備姿勢。然而少女並沒把他的動作當一回事,仍然用腳上點燃的雨之死氣之火在半空中轉著,與雨屬性顏色相同的長髮幾乎到了腳踝,跟著她靈活的身軀在背後左右擺動。
  
  「那要怎樣處理你呢?」輕笑,少女的性容看似天真卻隱含直率的殘忍。「風鈴草可是很厲害的喔!所以你就陪我玩一下吧喵。」
  
  兩個人展開對峙時,有幾道人影晃過被炸裂的牆壁縫隙,偷偷趁無人發覺闖進了在這基地裡鮮為人知的空間。在那幾個人快要跑到座椅邊觸碰女孩時……
  有奇異裝容的男子手抱兔子玩偶,擋住了他們。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