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夜 味道、外出、異樣-2

 

腦海中還留有褐色的人影神情落寞走出房間的樣子,入江正一輾轉難眠,在床上打滾多次都無法有任何睡意讓他頗感困擾,看了看時間還是深夜十分,不過感覺就算躺再久也應該不會有任何改善。

轉頭恰巧瞥見從拉緊的窗簾縫洩進的月光,於是他翻身下床從自己單薄的行囊中挑出一件薄外套穿上來用來禦寒,畢竟就算是逐漸轉為夏季的天氣,夜晚還是會有幾分涼意的。

只是沒想到剛走出城堡的大門想去庭院的涼亭觀賞星空時,就在那裡碰到了提有一袋行李準備走出圍牆的六道骸。想到了早先他們提過的信函,入江猜測可能是要前往信中提到的地方。

但這麼晚了,那個男人怎會在這時後出發?

不等他開口叫住對方,六道骸就忽然轉過頭來先叫了他的名字。

 

「這不是入江正一嗎?已經是該睡覺的晚上囉!

「呃……因為睡不太著。」搔搔頭,他把門關好慢慢走近藍髮男人。

 

六道骸擺出一貫的微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入江覺得在月色的襯托下那張面孔更為白皙,連頭髮等等的一切都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神秘感,而且在他的目光被一對異色的晶亮眼眸注視的剎那,身軀不自覺的感到飄飄然的飄忽感,甚至視線的焦點有些對不準六道骸的雙眼。

在他以為自己快要站不穩前,面前的男人率先彈了個響指,喔呀一聲轉過臉發出不明所以的細小笑聲,這才讓入江清醒許多。

 

「你還真敢靠過來呀。」停住笑,六道骸轉回臉,只是目光再也沒落在他的身上,而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盯著古堡外雕飾怪異的石雕裝飾。

「有什麼問題嗎?」要不是早了解對方的個性,想必會有些火大吧?「話說這麼晚了才走嗎?為什麼不在下午或是明天天亮出發啊?

 

翹起的脣角微微下撇,兩眼睜大挑動了眉毛,六道骸用一副看到多驚奇事物的表情在打量因為他的反應感到莫名其妙的入江正一,須臾,又拿出早上對應的笑臉,在輕浮中帶點不能說的秘密。

 

「呵……我跟綱吉他們不太一樣。」說完回過身踏出腳步,等到入江回過神想問清楚時人已走到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了。

 

他是怎麼在一瞬間到那麼遠的地方的?

入江愣住了,把張開的嘴巴閒置在那裡沒把話給擠出,而且很奇怪的是……

 

「我是不能在白天外出的。

 

這句話卻清楚的留在耳邊,剎時給了他昏眩感,在視野轉黑前他又看到在風雨交加的夜晚裡出現過的深褐色。

等到醒過來的時候,早就是翌日的中午,溫熱的陽光曬在他的臉上讓思緒清晰不少。反射性的想要去拉起窗簾隔絕有些刺目的日光,但就在他伸出手拉上滾軸的細線後就停住了。

窗簾怎是開的?還有昨天晚上不是站在圍牆前和骸先生說話的嗎?

想到了和六道骸的對話,入江正一開始覺得昨晚有哪裡不對勁,除去自己昏頭的部分,就是有某個地方極度的不對,是哪……啊!

 

「骸先生的右眼沒有戴眼罩……

 

而那眼罩下的眼睛,居然是沒有瞳仁的嫣紅色。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另外那個很詭異的回答方式及內容,也是令他摸不清頭緒,入江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夢遊了或是做了超現實的夢。

 

「入江先生,你醒了嗎?」突如其來出現的聲音嚇了還在思考的他一跳,轉頭才發現聲音來源是站在門口的人。「你要吃中餐嗎?今天是雲雀做的,因為骸要去辦事不在家。

「是澤田先生啊,我馬上過去。」回應過後墊著腳步他馬上換下睡衣。

 

平時下廚的都是六道骸,一開始聽澤田綱吉半開玩笑的說出來時有些難以置信,因為那感覺很隨便的男人居然會做出讓自己驚嘆的菜色,其實在被澤田綱吉爆料前他都一直以為會是對方做的。

 

『我很笨手笨腳的……』難為情的笑著,然後被坐在一邊的雲雀恭彌酸了一頓,內容不外乎是他曾經在廚房做的的各種豐功偉業,很驚人的那種。

 

而知道雲雀也會做菜時則是在某次六道骸打擾到他午睡,被他打到滾下城堡裡長到可能沒底的迴旋樓梯,最後雲雀是在澤田綱吉的苦笑勸說下才停下手,後來六道骸讓自己跟澤田跟吉一起從地下室抬出來的那一兩天。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