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時多前,米爾菲歐雷的基地就已經陷入混亂中。

純白色基地的地下因為沒有日光射入,所以即使是和整體色系一樣的雪白裝設在人的眼中卻是灰暗的,白色基調並無發揮它反射光線的特性,反而被暗色給吞噬,蔓延四處的陰影給人一種快要被黑暗掩蓋的恐懼,內部的空氣潮濕且冰涼,濕濕冷冷的空氣凝滯著幾乎將生物給憑空凍結。

上頭的聲響難得的傳遞到這個平時靜到無聲的空間,一陣陣的喧囂及爆炸聲轟隆作響在金髮男人一群人的頭頂,伴隨聲波而來的震動更是震下了上頭的灰塵,也驚動了老鼠跟暗處的蟲蚋,安靜的房間此時除了那些打鬥的吶喊與刀火交擊聲外,漸漸窸窸窣窣的騷動也越加紛亂。

 

「煩死了啦!」不耐煩的撥掉散落在長髮上的蜘蛛網和塵屑,少年焦躁的抱怨著露出嫌惡的表情。

「野猿,安靜一點。」有黝黑皮膚的壯漢伸手拍拍容易煩躁的同伴試圖安撫,同時轉頭看向獨自待在房間深處床鋪上的男人,見他沒有因為地面上的爭鬥而有所行動,於是主動出聲:「大哥,這次基地遭受的攻擊似乎不同以往,很激烈,就連應該來看守我們的人員都只剩不到平時的一半,看來情況很吃緊。」

 

聽聞夥伴的發言,許許多多的談論聲都沒了,就連關在對面的人都湊到離他們最近的地方等待男人的回應,尤其是剛才還在躁動的野猿,居然跟著沉默下來並端正坐姿,用非常專注的眼神投注在他身上。

仍是維持半臥的姿勢待床上,淡墨綠的雙眼輕輕的眨著似乎沒有特別關注在眼前的事物上面,好一會後,面情淡漠的男人終於有了動作,他用整隻手把金髮梳弄到後面以後坐起身,讓簡陋的床架咿咿呀呀的哀鳴。

 

「我感覺到相同的殺氣。」沒有說明殺氣的來源是誰的,他只是用平淡又有威嚴的嗓音說道:「是彭哥列。」

「大哥!」按耐不住的野猿倏的站起,擺放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握拳神情激動。

「你冷靜一下,γ大哥沒有下任何命令。」壯碩的大漢抬手想拉下少年,沒料到卻拉不動體型嬌小的對方。

「太猿大哥,這是個逃出去的好機會啊!」甩開太猿的手臂,野猿情緒高昂導致面色些微的漲紅。「趁這個機會,不就可以救出公主了嗎?」

 

他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在沸騰,呼吸的節奏不知不覺快了起來,掌心溫熱到出汗,這時陰冷的空氣根本不足為懼,並沒有令他上升中的體溫降下半分。

野猿的腦海浮現出當時慘烈的戰場,傑索家族的某分部遭受重創,屍橫遍野,到處是屍首分家的人體,以同盟家族身分接收到求援的吉留涅留立刻派出γ率領的部隊前去援助,卻沒想到抵達之後見到的並非原先預想的敵對家族,佇立於其中的竟然是他們另一個同盟家族的重要幹部。

那人靜默不語,不過輕描淡寫的瞟了他們一眼,轉身支手拎起一位身穿囚衣傑索家族的人就是一記拐擊,當場敲裂了他的半顆頭顱。

現場傑索方面沒有半個活人了。

 

『喂……』γ叫住了正欲離去的黑髮男子。『你不是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嗎?怎麼會在這裡。』

『不甘你們的事,我的目標不是你們。』

 

冷漠的拋下這句話,雲雀恭彌很快的就消失在夜色裡,徒留滿目瘡痍的建築以及血跡斑斑的地面。

留給γ和在場的野猿等人的,是無盡的錯愕。

 

「野猿……」

 

太猿盯著野猿的臉,明白他想到了家族合併前發生過的事件,那次的派遣正是開始他們現在處境的濫觴,他們其實在那晚返回家族後就對當時率領他們的首領諫言,勸她最好暫時向傑索與彭哥列方面有所切割,但是那時後年輕的首領只是淡淡的搖頭,湛藍的雙眼中卻蘊含難以言喻的哀傷。

 

『我不能逃避,在他痛苦的時候我必須幫助他。』

 

就是簡短的一句話,帶給吉留涅留家族無可避免的厄運,導致了被迫和傑索合併的結果。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