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安靜,野猿、太猿。」終於有所表示的男人轉頭看著對面牢房。「你如何打算呢?尼葛拉。」

 

γ詢問同樣身為幹部層級的人,那男人睜開假寐的雙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只要是你做的決定,我想沒有人會反對的。」

「……那好。」捏緊拳頭的γ眼底透露了堅決,那在陰暗中顫動的光芒反射著所有與他一齊被監禁在此的人們,隱藏於心中最深沉的渴望與期待。他站起身大吼:「我們走!去到公主的身邊吧!」

「喔──!」

 

因此,他們將一隻腿跨進了任白浪翻騰的小船,參與了一場原先不屬於他們的戰爭。

 

 

 

發現身後有些騷動,風鈴草蹙眉嘟起嘴轉過身去,用怨懟的目光盯著有滿頭樹綠色亂髮披散在胸前、肩膀的男人,不管對方身上穿的是跟她同樣的制服就是一陣抱怨,完完全全忘記了她應該要擋下的笹川了平。

 

「雛菊你不會是要搶風鈴草的玩具吧?」擺動雙臂做出一臉生氣的模樣,風鈴草的腮幫子漲鼓鼓的,十分不滿。

 

當她在大吼時了平開起晴屬性的匣子叫出晴袋鼠漢我流,用牠的大砲試圖隔一段距離攻擊,好讓自己找出空隙做另一波的攻勢,可卻在距藍髮少女幾公尺外被一層水的防護罩擋下。

 

「不行啦──人家因為迷路很不高興了,想要找東西出氣啦!」

「可、可是……」表情發愣的雛菊慢吞吞說著話:「這邊也有敵人……是應該被關在地下的人。」

 

發出咦的一聲後,微彎嘴角展露笑意的風鈴草食指抵住下巴,水靈大眼頑皮的眨動,看似想說些什麼,不過立刻就遭到刺耳的電擊聲打斷動作,剎那間照亮在場所有人的綠色火光如閃電般,雛菊因此被近距離電傷,而風鈴草則是用剛才擋下漢我流大砲攻擊的防護罩隔絕那股類似電流的死氣之火。

抬起手遮擋在眼前,稍稍適應強光的了平瞇眼看向源頭,又一次驚訝的瞠大雙眼,因為出現在那裡的正是和首領一同失去消息的吉留涅留的幹部及其部下,人稱電光γ的金髮男人。

面情凝重,對面前的人懷有敵意的γ持續從右手中指戴著的戒指發出雷屬性的火焰,除了用來做輕微的攻擊外也可用來防禦,他身旁跟隨了幾名曾是吉留涅留家族的成員,雖然沒有武器,但依舊操著一些路上取得的棍棒握在手上。

γ忽然注意到一身狼狽的笹川了平,才稍微放鬆了下緊皺的眉頭,不過眼光有些許不自在,儘管如此仍繼續用途中搶到的戒指使出死氣之火。

畢竟在赤手空拳之下,這是他們這一群人唯一能抵抗的方式了。

 

「他們怎麼會在這裡呀喵?」停下腳邊的火焰,風鈴草總算雙腳著地的用雙腿走動。「呀!不會是那些守衛為了應付彭哥列他們就疏於防備了吧?」

「大、大概是……」受傷的雛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懷裡擁著的破爛布娃娃又多了一些破損。

「那好,鈴草要在事後去跟白蘭告狀!喵……哼!」

 

利用少女在耍脾氣的空檔,了平收起了漢我流後轉而使用晴平鏟治療比較輕微的傷口,趁倆人還在說話時跑近方才自己想帶走的優尼身邊和γ等人會合。

 

「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了平直接了當的問道,徹底表現他的急性子。

「我才想問你呢!」γ揮手示意太猿他們抱起優尼,邊緩慢的做撤退。「不用說沒關係,反正我們也不想管。」冷冷的撇了了平一眼,那目光令他抿嘴少見的一臉難堪低下頭來。

「……γ,你還是很在意當時的事嗎?」

「我們吉留涅留上上下下,沒有一個成員是不在意的。」冷淡的回應著,隱約可見γ咬緊牙關,但稍縱即逝。

「嗚……」

 

川了平心底明白,要是彭哥列也遇到同樣的情況,他們這些人一定也是忘不了吧?即便澤田綱吉像優尼那樣對家族裡的人們那樣說,也是無法抹滅當下的痛、當下的懊悔,遺留給他們難以計數的悔恨。

畢竟在那樣的混亂之下,該承擔的根本不該是身為吉留涅留之首的優尼,而是和傑索家族的首領白蘭簽下秘密契約的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