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哥列首領不知去向的消息勉強被周遭較具勢力的的同盟高層給壓下,除了比較旁支的中小型黑手黨外,其他跟彭哥列較親密的幾支此時擔負起鞏固情勢的重要性,尤其是與彭哥列現任首領有著親密關係的加百羅涅首領迪諾,做起事來更是比其他人付出多幾倍的心力,同時也代替原先負責此部分的雨和晴之守護者去跟目前仍無動靜的暗殺部隊瓦利亞談判。

雖說是隸屬彭哥列旗下的暗殺組織,但是卻經常不受控制,儘管不會危害到組織跟黑手黨界的平衡,卻令身為首領的澤田綱吉傷透腦筋,尤其是在他們犯了錯對方前來尋求解釋的時候,掌管瓦利亞的Xanaus可不是那麼容易低頭的人,也不是那種會為部下的過錯道歉的男人,到最後爛攤子都丟到了沒什麼指揮實權的澤田頭上。

 

「……就是這樣,所以我希望瓦利亞能暫時幫助彭哥烈跟同盟,來穩定想趁人之危的危險分子。」迪諾正襟危坐的和坐姿隨性的瓦利亞隊長Xanxus說完源由,而靠坐在一旁窗台上的副隊長史佩爾畢‧史庫瓦羅難得的沒使出他驚人的大嗓門轟走同窗過的迪諾,安安靜靜的任風拂過他日益漸長的銀白色長髮。

「你想說的話說完了嗎?垃圾。」連個正眼都沒瞧過對方,Xanxus兀自喝著玻璃杯中的茶褐色飲品,冰塊在杯中互相撞擊的聲響加重了迪諾心裡的不安。「給我滾出去,彭哥列首領怎樣干我何事?」

「可、可是不先幫忙安定周邊,彭哥列恐怕……!」

「彭哥列才沒那麼脆弱。」說罷露出極度不滿的表情,男人的手掌心發出淡金色的光芒一下子就將杯子連同飲料毀於光中,連點碎片跟殘汁都沒有,只剩下稀疏的焦黑粉塵灰散在空氣中。

 

心想著交涉恐怕失敗的迪諾灰心喪志的垂下頭,身後的羅馬利歐僅能給予自己的首領輕拍肩膀的安慰。

 

「要是有誰想染指彭哥列,我必定會宰了那些垃圾。」

「啊……那你是願意幫忙了嗎?Xanxus!」抱持一絲希望的抬起臉訝異的看向起身想離開的人。

「我才不想幫那隻垃圾的忙,他自己犯的錯自己擔,不關瓦利亞的事情。」滅掉迪諾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情緒,Xanxus不多說就離開了房間。剩下史庫瓦羅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坐在窗口,還有思緒有點混亂的迪諾跟他的手下。

 

不過看來是不必擔心彭哥列本身了,迪諾在心底呼了一口氣,現在就只需要請其他同盟將注意力全放在想趁機搶奪利益的組織身上即可,這也算達成來此談判的目的了吧?

撥了撥燦金色的微長亂髮,他要羅馬利歐先下去備車準備打道回府,回去加百羅涅處理還沒辦完的公事與一些煩人的騷動。等到羅馬利歐告退後迪諾闔上雙眼,其實看似鎮定的外觀下是他當時抹不去的恐懼,醒來時枕邊、整棟別墅都沒有人時的不安,再來就是去彭哥列總部面對雲雀恭彌說出那句「失蹤了」的挫敗。

那時候雲雀的眼神幾乎快把他的呼吸奪走了,殺意濃烈,彷彿恨不得要他把那幾個字吞回肚裡並且狠狠咬殺,直到連一根頭髮都不留於世上。

綱吉曾經和雲雀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分歧點,也略知一二,只是仍舊是無法從澤田綱吉口中問出詳細的過程,而雲雀則是一直抱持著被隱瞞的不滿跟高傲的姿態。要是青年不理他想疏遠他,那自己也沒必要去巴著對方不放,這是他的想法。

因此在那個晚宴上的告白,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那種想趁虛而入的心態,可他也明白至今綱吉依舊忘不了雲雀,正如同雲雀表面上的冷淡,卻依然忘卻不了昔日的碎片,自己再怎樣說不定一輩子都沒辦法填補綱吉心口為雲雀而傷的空虛;克羅姆也是能體會到這點吧?她跟他一樣的失落,相同的苦痛。

所以克羅姆選擇靜靜等待,而不是像自己一樣極欲宣示占有的感覺,那只剩下左眼的女子用她習慣的靜默來面對他們。思及此,迪諾自慚形穢的抓亂頭髮讓髮尾翹得更加厲害。

 

「跳馬。」

「呃啊!」不得不說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喚嚇了一大跳,迪諾轉過身就看見史庫瓦羅就站在自己的背後,距離不過一個手掌,自己失神到居然都沒發覺到有人接近的地步嗎?「有什麼事嗎?」

 

就算當過同學,兩人間的情誼並沒有多深厚,所以他對於對方主動找自己攀談感到意外。

而史庫瓦羅不知為何沉下了銀灰色的眼睛,單手插腰用平淡的口吻問道。

 

「你知道吉留涅留消失的原因嗎?」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