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黨間的約定,也就是契約,那是一種桎梏住他們行為的規範,草創時期的人們尋求力量保衛家園,向不知名的力量伸出手同時也簽下了一項約定,至今無人知曉,卻也令黑手黨們畏懼、尊敬,一路來抱持著這份情懷,讓那份契約更加牢不可破,那是比黑手黨間的規矩守護者──復仇者更為強大的存在。

最後那種力量化作每個家族所守護的戒指,藉由圈套住手指的戒指繼續傳遞這份契約,而力量散發出去的源頭被分為三份交由不同的勢力保管,透過互相制衡與協助維持著契約的和諧,那便是眾人所稱呼的7³」。

 

 

 

迪諾倏的站起動作相當匆促,儘管應當是嚴肅的場面,不過在沒有部下的時候他依然是那動不動就可以摔倒的半調子,臉先是撞上前方的桌邊,接著狠狠的撞上石鋪的地面,而後方的史庫瓦羅到是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有半分表示,只有微微的嘴角一抽,剩下的就是用沉默等待眼前的金髮男人自己爬起來。

 

「呃……」確認自己沒有因此流鼻血或是除了腫包外的傷勢,迪諾這次小心翼翼的扶著沙發椅背站好,繼而用慌亂中帶有謹慎的神情看著史庫瓦羅。「既然你這麼問了,難道史庫瓦羅你知道嗎?

「嘖!哪可能?

 

這回答差一點又讓迪諾自動滑倒,史庫瓦羅用眼角餘光睥睨他,收回抵在腰上的右手,輕輕的摸上左手臂靠近手肘的部分,手腕那裡裝的義肢並不是以前慣用的,現在換成相當簡單的普通義肢。

迪諾困惑的盯著史庫瓦羅的動作,完全不了解這和剛才的話題有什麼關係,他只知道對方現在退下了暗殺部隊總隊長的職務轉為文書型的工作,當時還很訝異那總是追求劍術極致的人竟然會放棄劍士的身分,後來才得知史庫瓦羅因為某種原因受到很嚴重的傷,尤其是慣用的左手更是瀕臨殘廢,雖然後來驚險的撿回一命,但也喪失了原有的實力,左手的傷聽說是連義肢也無法解決的後遺症。

諸於這樣的打擊,他也只是放下原有的職務卻沒有離開瓦利亞,似乎是被現任的彭哥列首領勉強慰留住。

 

「只是……」史庫瓦羅抓緊了左手臂。「那個小子,澤田綱吉欠了瓦利亞很大一筆債,瓦利亞為了他有了洗刷不去的汙點。

「欠債?」一般來說不是亂胡鬧的你們在到處欠債嗎?

「瓦利亞最自豪的實力就為了那小鬼私底下簽下的契約被毀了!」煩躁的低頭一吼,迪諾驚嚇的看史庫瓦羅在吼完後只不住的狂咳才想起來那人的身體狀況相當糟糕,不過看來那老是不顧自己身體的人還不打算就此打住,居然一把拉他的衣領,惱怒的瞪著迪諾張大的淺棕色雙眼。「我不管當初他到底是被白蘭那傢伙灌了什麼迷湯,可是關係到彭哥列跟自身生命存亡的契約怎能私下簽訂?首領最重要的義務就是活下去!苟延殘喘也要活下去然後復仇、振興家族!澤田綱吉那混帳我決……

「史庫瓦羅!

 

尚有話想說的史庫瓦羅力不從心的跪倒在地上,雙手撐著椅背將暈眩的頭顱靠了上去,迪諾慌張的抽出自己的手帕繞過沙發後摀上對方的嘴巴,不用多久就感覺到手掌濕漉漉的,一股血液的腥味很明顯的散播開來。

沒有被接住的血染紅了地面跟史庫瓦羅銀亮的長髮,正當迪諾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在原地乾著急時,剛出去的XANXUS恰巧打開了門進來,一見到氣喘吁吁又咳血的史庫瓦羅他原本就很兇狠的臉立刻變得更恐怖,不等迪諾解釋什麼就快步走過去一掌往史庫瓦羅的頭打去。

 

「垃圾!不能大吼還吼。」XANXUS掏出手機按下幾個鍵。「要不是你現在隨便都會引發舊傷掛掉,真想宰了你,垃圾!」

 

XANXUS你的話好像哪裡怪怪的……迪諾臉上掛上三條線。

很快的魯斯里亞和幾個瓦利亞的成員就趕到現場,半強迫的抬走死不肯示弱的史庫瓦羅。

等到那下一口氣不曉得接不接的上來瓦利亞的前總隊長被帶走之後,殷紅色的冷冷視線掃了過來震懾了驚魂未定的迪諾。

 

「還留在這裡做什麼?滾!

 

幸好羅馬利歐抓準時機走進鋼線入小小混亂的房間拉走自家首領,要不然迪諾覺得XANXUS那雙握緊握到隱隱發顫的拳頭會對他們放出憤怒之火,平時就很不得了了,況且現下那滿臉傷疤的男人看起來氣到想炸掉一整棟基地。

 

「史庫瓦羅跟瓦利亞……」凝視逐漸遠離他們的瓦利亞總部,坐在車內的迪諾呢喃著。

 

有必要好好去深入調查造成史庫瓦羅那次重傷的原因,得找機會去問問他。

創作者介紹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