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的劈砍在空間裡刮出裂縫,空氣被狠狠切割開來,破裂的瞬間還發出了尖銳如拉扯綱絲的聲響,那道聲音雖細而利,卻不若聽起來的纖細精巧,反而化作巨錘急襲週遭的一切事物,撼動人的心智。
  在一遍突兀的氛圍渲染下,入侵的三人分外冷靜,兩個人依照計劃持著武器衝入,另一人暫時在門外觀望,以應付任何意料外的情形。
  
  「你們……」
  
  在緊張到隨時會崩裂的情況下,微微發顫的清柔嗓音彷彿是一條潺潺小溪,沖淡了些緊繃的氣氛,悶熱的氣流漸漸冷卻成沁涼舒適的溫度。銀髮的男人甚至有點激動,持有炸彈的手隱隱抖著,祖母綠的眼睛閃爍不定。
  真的……找到了?
  
  「獄寺……山本、大哥……」帶有鼻音的腔調令他們心疼,卻也放下心中懸了許久的巨石。「你們來了……」
  「第十代首領!」獄寺隼人感覺自己全身都在發抖,激昂的心情盈滿胸口。
  
  他注視著眼前消瘦、遍體鱗傷的青年,一道道的傷口看進他眼底都像是直接烙在他身上一樣的刺痛不已。見自己崇拜、發誓說要保護到永遠的首領受到如此待遇,自詡為左右手的獄寺自然是萬分糾結,這副景象看在身邊的同伴眼裡,同樣讓他們難過又自責。
  
  「我真的……好害怕,怕你們來的路上會出事。」褐髮青年低下頭,似乎是想隱瞞自己擔憂的情緒,聲音裡充滿了憂心和欣慰。「不過還好……你們平安無事,真的太好了……」
  「阿綱,我們走吧!」環視門外,山本武慢慢走進這間房間,走到澤田綱吉的面前蹲下,皺起眉毛審視那些大小不一的傷。「我先用雨平鏟減低你的疼痛。」
  
  當山本使用匣子的時候,了平肩負起把風的任務,他靠在房外的牆上面對唯一的通道,晴袋鼠漢我流也被放出,與他一同把守。只有一條路可以進出,儘管容易防守,不過要是被堵死了那可就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所以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都得小心提防。
  
  「是白蘭幹的嗎?」握緊拳頭,脾氣火爆易怒的他就快要壓抑不住內心熊熊的怒意。「我真想現在就去痛扁他一頓!」
  「獄寺,先冷靜一下,我們必須通知克羅姆他們說我們找到阿綱了。況且看這傷勢,必須盡快就醫。」
  「……」
  
  了平沒有說話,他的表情在聽到獄寺的話之後變了,因為他好像在那句話的後面聽到了另一個人的聲音。那聲音低沉沙啞,濛濛的音質無法判斷是由哪傳出的,了平顯得有些不安。
  粗線條的自己感受到了異樣,為什麼房間內的那兩個人卻都沒有注意到呢?這不禁令他懷疑是自己產生幻聽類的,可是那股不安的浮動著實讓他在意。
  
  ──你們離不開的……
  
  「又來了,這地方真的不對勁!」了平大叫,他確信絕對不是自己的幻覺,於是他轉過頭來向著裡面吼:「你們兩個,快點帶澤田出來……!」
  
  哪還有什麼禁錮人的房間?他的眼前是寬闊的廳堂,延伸到底的長方形設計使人有種漫漫無垠無涯的錯覺。
  有好一段距離的尾端有一級級的階梯,上頭有一張華麗裝飾過的座椅,身穿黑色衣服和白色披風的女孩正坐在那,空洞無神的雙眼讓她好似一隻作工精巧的娃娃,近乎面無血色的她一動也不動的坐著。
  震驚中的了平不敢相信的呆立在原地。
  因為她──那位女孩,她所戴的一頂圓大有奇怪圖樣的帽子,以及胸前配戴的橘色奶嘴都證明著,她就是在先前的事件裡犧牲的某黑手黨首領。
  
  「優、優尼?妳居然還活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