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十四 纏繞


  闖過建築間的風勢將煙幕吹得鬆散,淺色的短髮與背景呈青白色的混濁空氣混合著,臉龐因為淡色的髮色與肌膚顯的透明,在沙塵退去前模糊了他的五官。深色的襯衫領口零亂,彷彿歷經風塵僕僕的趕路亦或是鍥而不捨的追逐,雖然衣著稱不上是整齊,但是這樣在他身上卻有一股說不出的率性。
  雨月愕然的看向車外,他狼狽的趴伏在傾倒嚴重的馬車內,對於方才剎那間發生的事情反應不過來,目光焦點在一瞬間全聚集到了那突然出現並制伏劫犯的少年,眼睛瞬也不瞬的注視對方。
  
  「有受傷嗎?」慢慢踏離煙塵瀰漫的區域,少年用他冰冷不帶起伏的聲線詢問軟倒在地的少婦,朝她伸出手,不算是溫柔但也不粗暴的拉起她。「這裡發生的事不會讓你們受到任何牽連,請安心。」
  「我沒事……真的很感謝。」婦人緩緩站穩腳步,輕聲的對來人道謝。
  
  沒有再說任何話,少年一偏頭,視線恰好跟雨月的雙眼對上,這才令處在震驚中的他回神,急急忙忙爬出馬車奔向養母。
  默默無語的銀髮少年慢步靠近被他擊斃的男人身邊,他收好槍枝後用兩指貼合那人的頸部測量脈搏,以確定目標已經死亡了。不管一旁的雨月和婦女對他露出怎樣訝異、多麼充滿疑問的目光,他也沒給任何解釋或回應,只是一昧的自顧自做事,對待屍體的情緒也是淡漠至極。
  
  「請問……你的名字?」朝利雨月問道。
  「……」
  
  沉默著,少年正拿出一本筆記本似乎在記錄些事情,就連使用命令式語氣叫來旁觀的民眾借車,臉部表情依舊沒有太多變化。微風吹拂,淺銀的瀏海與同樣淺淡的眉毛讓人有種錯覺,以為那少年是來自天堂的天使,面孔也因為身軀散發稀微的光芒而換散著。
  不過實際上,那位面容看似青澀的人正用不符合他外表形象的粗魯動作抬起橫躺於石板地面的男人屍首,並且毫不留情的用力將人給扔上臨時借來的拖板車。更讓雨月和眾人傻眼的是,少年竟然還用手銬把不可能再動的人給銬住。
  
  喂……他都已經死了有必要這樣嗎?
  
  目送少年駕車駛離現場,雨月及養母都放鬆的吐出氣息,但也為剛才發生的事件感到無比震撼,少婦甚至差點連話都說不清楚,結巴了一陣子,最後在雨月安撫下深呼吸才恢復鎮定。
  
  「先、先去派人通知你父親來接我們。」
  
  
  
  駕車的途中來到一座小鎮,他停下車子將馬披栓在一加旅店門前,替遭到槍殺的男人拉上也是借來的布塊,大小剛好能蓋住逐漸僵硬的屍體。素白的面龐神情不見一分一毫的波動,冷靜到足夠讓見到他臉部表情的人都倒抽一口氣。
  少年向旅店要了電話,也拍了份電報回去。
  
  「目標物順利捕回……嗯,他死了。」小聲的回報,他手探到衣服裡抽起不久前寫過東西的本子,慢條斯理的攤開。「還有,我遇上了貌似是在名單上的目標的關係人。」
  
  接著回應了幾句對方提出的疑問,少年低垂眼睫,天空藍般的雙眼飄往了門外的簡陋拖車,眼神非常平靜。
  在結束通話前,他交代了一句。
  
  「對了,記得跟那傢伙說我要獨自去追查。」掛掉電話前他淡淡的說著:「記住,要說是阿諾德通報的。」
  
  
  
  悠閒自適的翹腿坐在寬闊的廳堂,用優雅的動作撥了撥遮蓋至眉宇間的墨綠色瀏海,年少的臉型因為那一雙深靛色的眼眸而給人相當成熟、深思遠慮的形象,眼底深沉難以捉摸其真心。但是那微彎的垂角和眼中稍稍透出的神祕笑意卻又帶了些輕浮,也有輕視一切的放浪。
  
  「所以說,要我去處理這兩個傢伙?」輕輕勾起細緻的磁杯啜飲一口濃郁的紅茶,少年用他轉為磁性的音嗓問著。
  「尾款事後會用相同方法交給你,至於期間需要怎樣的幫助,儘管說,我們家首領已經同意給予這行動任何協助。」戴著墨鏡的中年男人推出一包裝滿鈔票的布袋,另外還有一包密封起來的資料。
  
  放下茶杯,少年拿著放置在桌面的兩張人物肖像畫,畫工不錯,人物的臉部特徵刻劃得栩栩如生,猶如圖中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一樣。接過那裝有文件的紙袋,他抽了幾張隨興的閱讀,臉上還是揚著不明所以曖昧微笑。
  
  「希望你能盡快辦完,要是在兩個月內解決,到時報酬會多加三成。」
  「……嗯。」不等對方說完細節,他將所有東西都收拾好,緩慢的站起移動腳步,這舉動讓跟他商榷的男人不滿的拍桌立身。
  「給我站住!你都還沒有給答覆,我不准……!」
  
  怒吼旋即終止,當他的視野裡出現噴濺四處的血腥。看守於門口的部下不敢置信的瞪大眼,那如銅鈴大小的眼珠似乎要奪眶而出,血淚氾濫流瀉,嘴邊嘔吐的不單有淡黃的胃液,那混雜各種分泌物的濁血也像瀑布一樣自張到極大的口腔噴灑著,沾染了週遭的所有。
  沒有任何接觸,那個人就在莫名其妙之下被奪取性命。少年悠悠的回身,那半瞇的眼睛與飄動的瀏海帶出了筆墨無法形容的壓迫感,笑臉迎人,不過那並沒有令人愉悅的成分,反而震懾住全部的人,比海水還深的瞳色令人有置身於深海的錯覺,壓力逼的內臟都在哀嚎。
  
  「你……你……」親眼目睹少年連一根手指都沒動就殺死一位壯漢,他汗涔涔的樣子著實可笑,少年愉快的笑彎了眼。
  「反正都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
  
  拋下狂妄的話語,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笑意越發濃厚,少年緊捏住手上的人物畫,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果然,你果然會變成有趣的玩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