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步 痛徹傷魂


  緩緩的站身來,儘管身軀還在微微發顫,他仍然是握緊了雙手站穩腳步,以虛弱卻又堅定的眼神望著眼前的少年,一位用厭惡目光注視他,眼底摻雜許多情緒的藍髮少年。
  深棕色的雙眼定定的將那刺痛人的目光收進眼中,他看見那對色彩不一的眼睛晃動他不能完全明瞭的情感,內心常響起的聲音告訴著他,那不單單只有曾恨和輕視,還包含著極度想掩蓋的痛苦與……那是什麼?
  瘋狂但又壓抑,被那位少年深深關進心房的,究竟是什麼呢?
  
  「沒錯,是我做的。」冷笑一聲,半瞇異色的眼睨視那單薄的身影。「事到如今,也沒必要裝回以前的模樣,畢竟也藏不住了。」悄悄的撇過頭,用同樣的視線投像身後的兩位男人。「可不是嗎?彭哥列第九代首領和門外顧問。」
  「……」揪緊眉頭,蒼老的神態顯露出他經歷過的滄桑,歲月雕刻的細細刻紋擰在一塊。「六道骸,你針對的應該是我掌管的彭哥列,而不是……」
  「你要說他是無辜的,說不關澤田綱吉這個人的事嗎?那是不可能的,呵呵呵。」癡笑著,手裡不久前拿的三叉戟現在正刺在倒地不起的雲雀恭彌腹部上,他摩娑指頭彈出清脆的響指,剎那銳利的武器就漸漸灰散,消失了。
  
  傷口沒有癒合,但是堵在那裡的東西已經被抽離,導致血液停滯流動的傷處再次噴濺出滾滾熱液,原本因昏迷而平靜的臉受到痛楚的刺激,忍不住猙獰起來,黑細的柳眉整個皺緊,渙散的意識也不得不被喚醒。
  
  「雲雀學長!」澤田綱吉察覺到腳邊的黑髮少年低聲的喘息,連忙低下頭去,看到對方痛苦的表情驚呼著。
  「六道骸你……」家光憤恨的怒吼,趕緊過去幫忙處理傷勢。
  「因為他可是繼承了彭哥列未來的人,也是擁有名為『彭哥列血統』的劣質基因的孽種。」六道骸用狠毒的評斷抨擊陷入慌亂的少年,見到他慌張替雲雀恭彌止血的樣子不禁停頓了一下,不過立刻換上嘲弄的笑容。
  
  老人站在門口,沒有跟去一同幫忙,看過半世紀時間流逝的他此時此刻,連一句能勸服那位曾經受到傷害的少年的話都說不出口。不單是因為他攪亂了學院、引發恐慌,也是因為他對完全不知情的孫子出手的緣故,他已經不曉得自己是怎樣看待冷冰冰望著他們的六道骸。
  是多年前造成的愧疚嗎?亦或是近期遭受侵害的怒意?
  第九代首領握牢手杖,緩緩走近環繞險惡氛圍的異瞳少年。他知道不管真正的心情是哪個,自己都無權責備這位年少的孩子,更沒資格下任何制裁和批判。
  六道骸冷眼看著老者拄拐杖走向他,這讓他暫時把視線移離那褐色的身影,暫且忽略了那少年急躁的呼吸與自己內心翻騰的激動。他沒有再幻出三叉戟防備那位現今位於黑手黨之巔峰的男人,並不是那個人已年邁的關係,確實的理由他早能掌握七八分,畢竟自己幼時有見過他一回。
  獨獨憑藉那一面之緣,六道骸就能拿捏出九代首領的幾分個性、思想。
  一位慈藹、不愛鬥爭的老人,但是面對要保護的事物是絕對不遺餘力的,可是……對於自己,對方會有什麼想法?
  雖然不清楚全部,但他能確信,那個曾有愧於他的人絕不會在這時候向自己動手,就算自己深深傷了他疼愛的那位孩子,令那純白的心靈萌生永遠無法磨滅的強烈陰影。
  
  「喔?現任的彭哥列首領,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六道骸昂起了輕佻的語尾,一丁點都不把對方的權位、勢力給放在眼裡。「還是你想要解釋,那個事件壓根不是彭哥列的錯?那種推託之詞我可不想聽啊……」
  「我不是要說這個,因為……」九代首領用餘光心疼的看著不遠處的三個人以及似乎昏睡過去的銀髮孩子,他眼看那一向高傲的少年如今卻倒在地上為刺傷所煎熬,心中是掩不了的不捨。「再怎樣說你也不會接受。但是我不能諒解你傷害毫不知情的人,包含利用獄寺隼人來達成目的。」
  「哀呀?你怎說我利用他呢?他可是自願的。」
  「在我外出前曾經去拜訪過獄寺的父親,他和我說了他兒子似乎知道自己不是正室所生的小孩,因此感到非常痛苦還有自責。」轉過頭,面容飽含五味雜陳情緒的九代首領看向失去意識的獄寺。「我有跟他說那不是他的錯,勸他早些說出真相,但是他不忍心,甚至苦笑著說……『如果他認為是我害死了他母親,那就讓他恨我吧!』。」
  「……真是無聊。」
  
  厭惡的眼神瞬間表露無遺,六道骸吐出冷淡至極的句子後,九代首領忽然間睜大雙眼,不用一秒的時間因為老化不敵以往的身體就重重向後飛出,撞擊於離牆上窗戶不到五公分的牆面,突如其來的巨響驚嚇了埋首處理雲雀傷勢的人。
  澤田家光鐵青著臉大喊,跌跌撞撞的跑去確認老人的意識,而稍微清醒的雲雀恭彌和他的兒子則待在原處,一片愕然。
  手仍舉在半空中,只是手裡拿的利器漸漸化為塵埃,飄散在房內,無法跟能力一併散去的恨意施展開來,比方才的煉獄景象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氣在那沒留情就揮出的一擊下包圍眾人。
  澤田綱吉的手無可喝止的顫抖,他憶起餐館遭人炸毀、被推落窗口時……那股毫不掩飾的惡意,尖銳刺骨的寒意撲向赤裸裸的他,令他只能靠在勉強坐起身的雲雀胸前,害怕的白著一張臉。
  
  「也不過如此,乾脆就在這裡殺死你們,一舉摧毀黑手黨好了。」六道骸掛上嗜血的微笑,美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菡萏那清麗脫俗的姿態,漂亮到殘忍的過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