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步 膽怯畏敵

  
  
  
  猖狂的少年嗤笑不斷,滿溢出軀體的殺意黏稠的緊密包覆在場的眾人,那副如地底煉獄的景色在他的笑聲中呼之欲出,詭異的珍禽異獸再度出現於他的身邊環繞著,寬敞的房間不再明亮整潔,而是昏暗紊亂的恐怖景象。
  
  「殺了你們,再用我的幻術具象出你們的形體,接下來只要利用那些我製造的人偶去達成我的目的即可。」本來清如海水的髮色在週遭光影的轉變下,變成了混暗不清的藍,右眼的血色反而轉為晶亮,像極了耀眼奪目的紅寶石,閃耀著致命的玫瑰紅。「所以你們,就給我死在這裡吧!趁還沒有人察覺出事之前,我想盡快辦完好按照計畫進行,請你們別做無謂的抵抗,呵呵呵……」
  
  那些禽獸蠢蠢欲動,開始緩緩接近澤田綱吉他們,家光擠身擋在九代首領前頭,迅速的拔槍朝那些野獸射擊,但即便死了同伴,也不見牠們有絲毫退卻,只是一昧的往他們的方向爬去。
  九代首領撐住孱弱的身體,用模糊的視線看著六道骸,蒼白的面色上凝了幾許冷汗,年邁的他告訴自己還不能因為這點衝擊就昏過去,身為上位者的使命感催促他必須保護其他的人,要不,也得幫上一點微薄之力。
  
  「那些都是幻覺啊……家光。」
  「這樣逼真的感覺,竟然是幻覺嗎?」澤田家光驚訝的停下扣扳機的手,而六道骸則是皺起眉,唇邊仍然是笑著的弧度。
  「喔呀?看來必須先處理掉你呢!」轉動視線,澤田綱吉因為對方壓迫感十足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感到顫慄不安。「還有那傢伙,那種能識破我幻術的人還是早早殺掉比較保險。所以啊……就先殺你好了,澤田綱吉。」
  「什……!」
  
  不等他錯愕的驚呼完全脫離嘴邊,瞠大的褐眸滿是驚懼的盯著直直射向自己的一柄三叉戟,發散出寒光的戟尖毫不留情的針對自己的臉飛來,不管再怎樣的閃躲都免不了流血,況且他已經因為剛才的事情嚇到幾乎脫力,使不出半點餘力來閃避那欲奪取他性命的凶器。
  對面的父親他們面容充滿驚慌的神色,眼睜睜看到藍髮少年投擲出的利戟就要貫穿褐髮少年的首級……
  
  鏘──!
  
  震耳欲聾的金屬強烈撞擊聲響徹耳畔,餘音彷彿穿刺進鼓膜不停的在腦袋裡衝刺,敲打著頭蓋骨。
  等到六道骸發出咋舌的不滿後,當事人外的三人才回過神。
  澤田綱吉從腦海中的空白脫身時,第一眼見到的是一片漆黑,眨了幾下眼睛整理思緒後這才曉得那是雲雀恭彌常穿的西裝顏色。把視線上移,他看見平常面無表情的側臉此時居然咬緊牙關,貌似相當痛苦,他的注意力終於回到了這裡,也注意到滴落在自己手上的鮮紅液體是來自眼前的少年。
  
  「雲、雲雀學長!」刷白了臉,澤田綱吉急忙將手搭在雲雀的肩膀想確認對方是否還好,但心裡卻忘記就算再怎樣問,那不喜歡向他人示弱的人鐵定不會吭聲半句,哪怕受的是致命傷也不例外。「你的傷……會裂開,絕對不能亂動啊!怎麼還幫我擋那個三叉戟?弄不好會死的啊!」
  「吵死了。」冷漠的拋出這句話來打住對方喋喋不休的關心,重傷的雲雀喘著粗氣,蹙緊眉頭放下手上的拐子。
  「真是一群麻煩的傢伙,可不是?」掛起危險陰暗的微笑,凜冽刺骨的殺氣毫不保留的透過那對異色的瞳仁傳達給周圍的四人。「受傷的就給我乖乖躺下啊,逞什麼英雄呢?雲雀恭彌。」
  
  話剛落,六道骸突然來個大轉身,上半身一仰,恰好有顆子彈以些微的差距擦過他稍稍飄揚的瀏海,削掉幾縷髮絲,原來是家光趁其不備伺機接近所擊發的,攻擊落空讓澤田家光有一瞬間的詫異。六道骸在避開那發差一點打在他後腦的子彈後,立馬眨動右眼,黑色的文字產生了變動,同時間眼睛也燃起火光。
  
  「不妙……」家光板著臉,因為六道骸挺正身體之後往他這邊看的眼神很不對勁,比剛剛的表情更為駭人,那是打算不顧一切就是要殺光他們的眼神。
  
  察覺到對方直朝他而來的殺氣,男人趕緊拉起靠坐在他身後牆角的老人就想離開原地,不料那彎著鬼魅般笑靨的少年須臾間便來到他們倆的跟前,半側的面龐隱隱約約能夠瞧見湛藍色另一頭的艷紅色閃爍的詭譎。
  睜著圓大的雙眼,九代首領和澤田家光在來不及防禦的狀態下被打向澤田綱吉他們的方向,卻以一兩公尺的差距擦身而過,直接撞擊上牆面,衝擊力道之強勁,使得牆壁於轟然巨響之下崩裂,待粉沉落定,那兩人竟是跟一堆水泥碎塊癱倒在外頭的走廊。
  這時候有別於他們兩人聲音的年輕嗓音在輕輕咳嗽,過長的分邊瀏海蓋住一邊的眼睛,土黃色的及肩頭髮上佈滿落塵,灰灰白白的。
  
  「首領、老大?」不知何時聽到響動的巴吉爾趕來時看到的,是兩人悽慘倒地的模樣。
  「快退開!」雲雀逞強的站起,兩隻手各持一拐對狀況外的他吼道。
  
  正當巴吉爾嘗試消化眼前情形的同時,一到黑藍色的影子倏然晃過他的前面,下一秒他只聽見自己的胸口響起斷裂聲,察覺到不對的他下意識彎曲身體,藉由緩衝來降低傷勢。不過在倒下前巴吉爾明白自己的肋骨已斷掉幾根,要是有任何動作,難保不會令胸前的骨頭刺入肺臟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嘖!」焦躁的雲雀想衝上前去,沒想到有隻手拉住了他的褲腳阻止他的動作。「……澤田綱吉,你在幹什麼?」
  
  那隻手顫抖的劇烈異常,眼淚滴滴答答的滑落模糊他的視野。
  ──他在怯懦,膽小的不願意面對現下的事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雪 的頭像
伊雪

家教是王道!恭彌最高!

伊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